【这里是槐子!最喜欢草莓啦】
目前陷在小英雄坑
大家的评论都有认真地看w
目前是一只天天摸的咸鱼……
遇到大家后感觉世界都变得闪闪发光
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文字
欢迎私信戳我,可以回答问题做树洞可撕逼呀

[轰出胜]边缘情人 05

痴情轰x失去高中后记忆的初中久,以及终于在回忆中活跃的咔酱

撞梗致歉,注意避雷和OOC

无个性背景设定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绿谷出久筋疲力尽地跑进了小树林里面,总算是甩掉了放学后一直追着他欺负的坏学生们。小学时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毫无存在感的学生,就像是路边的一块小石子。然后上了初中,受欺凌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而造成这一些的罪魁祸首,显而易见,是爆豪胜己。

为什么小胜要这样对他?……绿谷出久喘着气,觉得心脏超负荷运作,心绪不宁,再加上身上被围殴的钝痛,已经处在晕厥的边缘。他在半梦半醒的状态行走,难受地脑子都没法转了,连他自己也没想到,怎么会跑进这片小树林了。

啊,小时候还经常跟着小胜来这里玩呢。

他打起精神,环顾四周,希望自己不要迷路,突然前面出现一个白发的少年,年纪看上去跟他差不多是个初中生,鼻梁挺拔,眼睛如黑曜石一般漆黑深邃,睫毛浓厚,侧面非常漂亮俊秀。

“请问,怎么样可以走出去……”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跟他打招呼。闻言,少年转过身,他的另一面,确是非常引人注目的红发,而脸上有着令人害怕的伤痕,面积覆盖了几乎另一面的半张脸。

如果是平时,绿谷出久不会有非常大的反应,但他刚刚被人追着欺负,那个伤痕让他联想到了那些人拿比较烫的水倒在他的后背上的情景,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往后退,又被突出的树跟绊倒,整个人失去了平衡摔在了地面上,脑袋咚地一声撞在了树干上,晕了过去。

轰焦冻愣在原地,绿发少年的反应似乎是刺痛了他,眼角略微抽搐。他下午又跟自己父亲争吵,在愤怒和不理解的情绪下,他离家出走,跑了很远,不想与人接触,跑进了这个看上去偏僻静谧的树林里。

结果还是被看到了。

轰焦冻转身想逃离,但是晕厥的绿谷无意间的一声哼痛使他停住了脚步。

怎么说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他看见倒在地上的绿发少年,身子瘦小,四肢纤细,皮肤是缺少锻炼的白皙,脸蛋也是尖尖小小的,看着还是有点可爱,让轰焦冻想起来自己偷偷养的奶猫,结果被父亲发现丢掉了。

他注意上绿发少年身上的衣服脏兮兮,在想自己的那只奶猫现在是不是也是脏兮兮的可怜样子。轰焦冻接着发现他身上有着衣服难以掩盖的青紫痕迹。

果然是被欺负了啊。轰焦冻心下有点可怜他。想着还是不能把他丢在这里,这样凄惨可能会死在树林里。他心里单纯地想。

于是他蹲在绿谷的身旁,用手护住他的脖子,将他轻轻移了一下位置,使他平躺着。然后用自己水壶里的水给他喂了点水。便一直在绿谷身边等着他醒来。

过了一会,绿谷才醒来,他愣愣地抬起头,一眼就看见红白发少年,回想了几秒之前的情景,不禁露出难堪,“对、对不起,我不是因为你的脸才……”

“没事。”红白发少年冷冷地说,“你醒了的话,就走吧。”

看见绿发少年睁开眼睛醒来,轰焦冻才放下了心,起身的时候还在想,他碧绿的眼睛真好看。

“啊对了,如果被欺负了的话,还是跟家长跟老师说一下比较好。当然,最好的办法是自己变得更强大。”轰焦冻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有些啰嗦。

绿谷脸色一红,露出了笑容,“谢谢你,你真是的一个很温柔的人。”

然而红白发少年只是看了他一眼,很快就走了,并没有回复他。绿谷出久缓了缓,休息了片刻,振作精神,他起身拍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尽管后脑勺和身上还是很痛。他来到几座缓坡小丘的长长坡面上,水边长长的植物在风的吹拂下泛着涟漪,几片云朵投下的淡淡阴影在草面上徐徐移动着。远处的树林郁郁葱葱,河水波光潋滟。

绿谷出久看见河水上随着水林漂流的植物,还有架在两岸的一根横木。诉说着他童年的记忆。

其实,他比谁都更想要证明自己,他想要变得更为强大,成为像小胜那样优秀的人。

他注视着河面,看着自己脏脏的脸颊,想着用水洗干净脸,不要让妈妈担心。他身子略微前倾,想要用手心舀点水洗把脸。

一股力量突如其来地把他撞倒了,扑到了地面上。绿谷出久一晃,整个人都蒙了,伴随着这股力量身体感受到一股剧痛,待到自己反应过来,才发现是爆豪胜己推倒了自己,居高临下地瞪着他,此时他正咬着牙骑在自己身上,双手紧紧的捏着他的肩膀,红色的眼睛此时异常恐怖。

“废久,”他声音中带着怒火,几乎难以自制,“你他妈在做什么傻事?!”

绿谷出久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只是没来由地害怕,差点要哭出来,“呜哇,对,对不起,请不要再打我了……”

“哈?我为什么要打你,还有,你别想着跳河一死了之!你别以为这样就能逃离我了。”爆豪胜己加重了手的力度,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肩膀都要被捏碎了,他吃痛,但还是断断续续地解释。

“我没有想要跳河,我,我只是……只是想,洗一洗脸……唔啊,好痛!”

闻言,爆豪胜己似乎才冷静下来,他站起身,也不拉绿谷出久起来,只是抱怨他,“你干什么跑到这里来,让我找了好久。”

提到这个,绿谷似乎生气了,“小胜你这个可恶……请问你为什么不先想想你自己的理由?”

爆豪胜己似乎被他逗笑了,他蹲下身,“你干嘛不把你真正的想法说出来,来,放轻松。”

绿谷出久不想理他,想起来,但身上实在是太痛了,不禁发出嘶地一声吸气声。爆豪胜己注意到他的不对劲,一眼就看见他裸露出的手臂上的痕迹。他眼神一暗,又把绿谷出久扑到了。

他掀开绿谷出久的上衣。上面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青紫痕迹。

绿谷出久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到,感到一阵恐怖的寒栗直透脊髓,不禁颤抖。

“我……我,以后不再出现在你面前了,呜,小胜不要打我……”

“废久,你先回家。”爆豪胜己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绿谷出久吃力的跑回家,妈妈还没回家,绿谷出久很快洗完澡,跑进了房间里,不想让自己的妈妈为自己担心。绿谷引子以为自己的儿子心情不好不想吃饭,叫了几次没有应答就不再催促,只是为他担忧。

绿谷出久裹着被子在床上躺着,迷迷糊糊地听见了门铃和开门声,以及妈妈的说话声。过了一会儿,自己房间的门开了。

“妈妈,我今晚不想吃饭,对不起。”绿谷出久兴致不高。

“废久,给我起来。”

绿谷出久一听声音,把被子捂得更紧了,更加不敢出来。

爆豪胜己冷笑一声,“放松一下你那紧张的神经,难道要我说最好乖乖配合我的动作,否则我就把一切都抖出来告诉你的妈妈?”

明明是个优等生,为什么说的话像是最坏最坏的小混混?

“你想干什么……”绿谷出久掀开被子,一眼就看见他露出得逞的笑容。

绿谷出久其实很想对着那张帅脸一拳下去。他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把衣服脱掉。”爆豪胜己说。

绿谷出久的心砰砰直跳,接着停止了跳动,接着又狂跳不止。天啊,这是他家里的房间啊。

爆豪胜己看着他露出屈辱的表情,心中感觉有点蠢蠢欲动,“想什么呢,我给你带了药。”

“……我不要。”

“那我明天就当着今天追着你的那群小混混面,羞辱你。”

果然其实是最坏最坏的小混混吧。

“我帮你,背后涂不到吧。”爆豪胜己得意地说。

爆豪胜己跟自己妈妈道别离开后,绿谷出久还晕乎乎地搞不清楚状况。

爆豪胜己走在路上,想起来绿谷出久因为羞耻面色潮红,唇色殷红。他突然觉得,当时的自己盯着看了几秒,其实是很想吻下去。

啊?!对着那个小废物?他一愣。过了仅仅一秒钟,爆豪胜己突然神情严肃,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

呆愣愣躺在床上可怜的绿谷出久,似乎有点发烧了。他睡前迷迷糊糊地回忆这一天。他一放学就被人围堵,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小树林……

然后发生了什么事来着?

啊对了,爆豪胜己突然推倒了他,简直莫名其妙。绿谷出久快要睡着了。然后晚上爆豪胜己突然大驾光临。

真是奇怪,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但是,已经不太重要了。

——tbc——

评论(1)
热度(209)

© 南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