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槐子!最喜欢草莓啦】
目前陷在小英雄坑
大家的评论都有认真地看w
目前是一只天天摸的咸鱼……
遇到大家后感觉世界都变得闪闪发光
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文字
欢迎私信戳我,可以回答问题做树洞可撕逼呀

[轰出/胜出]春宵苦短,少年恋爱吧!05-08【完结】

又名《我该怎么同时跟两个人约会又不让对方发现?!》
这一part字数比上一part多了好多,但是昨天说分两天的,于是就全部发到今天吧

大概是全世界都在助攻其实在捣乱再加上各种误解的混乱状况
OOC注意 有修罗场
撞梗致歉
前文链接
01-04

 这一part大概6800+

05

爆豪胜己那天感觉从早上开始就很奇怪。他无意间撞上了某个人,但他不太在意。

直到,他在小巷子附近遇见了绿谷出久。

他突然觉得,耸拉着的绿谷出久怎么那么惹人怜爱。

他突然觉得,像海藻一样乱糟糟的墨绿头发是那么的闪耀。

他突然觉得,就连脸上那些令他一直看不顺眼的小雀斑都那么可爱,他真想,对着那些雀斑像啄木鸟一样用嘴疯狂啄下去。

他突然觉得,绿谷出久,其实一直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了。

是的,破案了。爆豪胜己一系列操作的真凶,就是他撞上那个人附带给他的个性。

恋爱脑上头,并且自我感觉异常良好。

他满意地约绿谷出久,并且感觉他是多么的害羞与期待,然后扬长而去,甚至在晚上建立了一个讨论组,把几乎班上绝大部分的人都拉进来。还偷偷地把绿谷出久的备注从“deku”改成了“爆豪出久”。

对了,尽管爆豪胜己就算是因为恋爱脑上头,他依旧保持着良好的警惕心,没有把轰饭田与丽日拉进来。

这个个性原本的解除方法是跟自己喜欢的人疯狂做爱三小时。但是由于是被动触发,爆豪胜己也不过是轻轻一碰,因此他第二天一早醒来个性就自动解除了。

爆豪胜己现在真的很想自杀。气得他就想把那个讨论组删掉。结果一打开讨论组,上鸣跟切岛的发言让他解散讨论组的手指一停。

【上鸣:约会的时候,必杀就是,假装喝醉酒,然后跟他出去的时候,装醉把他按在小巷子里,墙咚加强吻!然后再上下其手,绝对稳。】

【切岛:上下其手不是这样用的吧???还有上鸣我之前怎么没看出你这么……】

【上鸣:啊对了对了,要记得扯领带,没有人可以拒绝!】

【切岛:好像很稳。哦对了,最好里面穿一个欧尔麦特的紧身内衣,扯自己领带的时候故意露出来】

【上鸣:哇,绿谷同学绝对会感动地合不拢腿的】

【切岛:一夜过后,爆豪跟绿谷同学都成长了不少噢】

【上鸣:脱单饭脱单饭脱单饭】

【爆豪:废久感动前,我会恶心死。】

【切岛:阿豪真的很严格。】

【上鸣:阿豪真的很严格。】

【切岛,上鸣被禁言一天。】

听他们描述爆豪胜己都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他真想对着切岛跟上鸣锤下去。

但是,爆豪胜己却不受控制地把自己跟废久带入进去。

似乎,似乎也不赖……雾草,不对,欧尔麦特的紧身内衣超级恶心的好吗!他咬牙切齿地禁言了他们两个,他绝对要在一秒内解散这个讨论组,再把废久打到失忆。

【叮咚!爆豪出久发来一条信息。】

看着这个备注,爆豪胜己心下一跳,心跳不禁加快。

【爆豪出久:好的我知道了,那周末就约吧。】

爆豪胜己盯着这条信息看了很久,突然捂着脸,他脸红了。

这个废久,其实果然暗恋他很多年了吧?

 

06

明天大战在即,轰焦冻却突然有些忐忑。

单独约人,还是第一次,他该梳什么发型,该穿什么衣服,该搭配什么鞋子,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非常苦恼。之前他的目光只局限于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超越自己的父亲。

今晚他打开自己的衣柜,才突然意识到,他什么准备都没有。

轰冬美看见轰焦冻一晚上都在走廊里徘徊,尽管表情平淡,但是她其实知道,自家弟弟其实,超级紧张!

轰焦冻啊轰焦冻,你到底行不行啊,行不行啊,不行也要行啊!

轰炎司也注意到轰焦冻的反常举动,他先叫住了轰冬美,询问她原因。

“这个,这个……”轰冬美眼神飘忽,她认为自家父亲不会同意轰焦冻的自由恋爱。

察觉到轰冬美敷衍的态度,轰炎司严厉地喝道,“快说。”

轰冬美没有办法了,她只能无奈地坦白,“轰焦冻明天要跟他喜欢的人去约会,他是第一次,所以很紧张。”

“什么?!不行,绝对不行!那个人是什么个性,家庭出身是怎么样的,成绩怎么样?!”轰炎司愤怒地立刻就想要去直接找轰焦冻质问。

“啊!不行啊,焦冻已经约好了,也约了绿谷一起去……”

“绿谷?……”轰炎司一愣,停下了转身去找轰焦冻的脚步,绿谷,绿谷出久,哦,是欧尔麦特的弟子,“他为什么也要去?”

轰冬美结结巴巴,“他们俩,就焦冻喜欢一个人,但是他不太会表达,然后绿谷,绿谷也跟着一起去,希望焦冻可以在绿谷行动的促进下主动,但是我担心绿谷……”

轰冬美想说担心绿谷出久能不能担任好一个优秀的僚机。

“行了你不用再说了,我全都明白了。”轰炎司心情突然有些复杂。

轰焦冻这小子,居然跟绿谷出久喜欢上同一个人?!他们仨明天还要一起出去约会,相互竞争?!

轰炎司突然觉得现在的孩子实在是太主动了。

哼,管那个人是什么个性,但是,他轰炎司家的儿子,就算是追人,也不能输给欧尔麦特的弟子!!!

轰焦冻,你必须要打败绿谷出久,夺得那个人的芳心!!!

轰炎司大步向远处徘徊的轰焦冻走去。

“你在紧张什么?!”轰炎司愤怒地对他说,差点要用出自己的个性。轰焦冻看见轰冬美跟着轰炎司的后面,神情紧张,大概知晓了情况。

“我……我实在是,没有准备好。”难得的,轰焦冻在他父亲面前示弱了,这还是第一次。

“你,明天必须给我去!”

“啊?”轰焦冻跟轰冬美都发出了声音。

“我轰炎司的儿子不能输,你必须要给我夺取成功。”轰炎司说,什么绿谷出久,根本不足为惧,“没有成功就不要回来。”

说着他离开拿了一个礼盒回来。

“这个是你妈妈给你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本来是想到时候再给你的,但是明天刚好用得上。”

轰焦冻一愣,他接过盒子,打开盖子,里面是一整套订制的服装。

似乎最后逃避的理由都没有了。

“什么绿谷出久,完全不用担心,你明天立刻下手!”

 

07

绿谷出久开始了他人生中最艰难的一天。

他现在要面临的情况是,同时在一个地点跟他们约会。

但是,绝对不能,绝对不能让他们互相知道,自己在同时约会这件事。

绿谷出久已经自暴自弃了,先度过这艰难一天,之后的事情。

之后的绿谷出久再去解决吧。

他早早地来到了广场约定的地点,就怕爆豪胜己跟轰焦冻同时提前到,相互碰见。

绿谷出久在原地等了五分钟,他就遇见了爆豪胜己。

不知道用了多少瓶摩丝,爆豪胜己的头发竟然服服帖帖,一丝不苟地向后梳,他甚至还穿上了见习时的牛仔裤,以及戴着一条看得出是经过精心打理的领带。

“这位爆豪先生……”绿谷出久呆愣愣地说。

听他这么称呼,爆豪胜己竟然可耻地脸一红。

“你这是要去相亲吗???”

“想死吗废久?!”爆豪胜己瞪着他,心想自己真不该信了他俩的鬼话。

啊啊,明明昨天还那么亲热地叫出久来着……

“我们现在……”

“去看电影!”绿谷出久立刻喊道。

爆豪一愣,虽然对一大早就看电影感到奇怪,但是看绿谷这么期待,看来是幻想跟自己看电影很久了,哼哼,看我今天不撩死你。

路上爆豪胜己打开手机,进入了讨论组。

【爆豪:一见面他就立刻说想跟我看电影了】

【切岛:哇,很稳啊爆豪同学】

【上鸣:按照小说里的情节,这个时候要选一个观众很少的电影,坐在最后一排,然后……】

该了,爆豪,是出手的时候了,现在特别稳。

“我已经选好了哦,小胜。”在爆豪站在影院门口的时候,绿谷出久已经买好了电影票。

爆豪胜己一愣,这不是最近最火的电影吗?!而且因为人太满了,甚至没有两个挨在一起的座位,所以绿谷买了两张隔着半个影厅的票。

“……”爆豪胜己面无表情地结过电影票。心中想的是,绿谷出久,你死定了,下个星期我就买两张深夜场的电影票。

刚开场的时候,爆豪胜己还时不时转头看自己,让绿谷非常紧张。好在电影实在是太精彩了,到后面爆豪胜己沉迷在剧情中,就不再转头看他了。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绿谷出久小心地猫着身子出了电影院。急急忙忙地来到跟轰焦冻约定的地点。

如果说,绿谷出久吐槽爆豪胜己那套装扮像去相亲是在取笑他的话。那轰焦冻那一身,感觉可以立刻去结婚。

啊!好耀眼的轰君啊——

轰焦冻之前在原地等候的时候,手指一直在紧张地揉搓自己的袖口。

他打开手机看有没有绿谷的消息。绿谷发消息说他正在赶过来。

而自己的父亲哥哥和姐姐都发消息鼓励他。甚至自己的妈妈也发来了。

【妈妈:焦冻,要加油哦,勇敢地说出来吧!】

等到看见绿谷出久,反而立刻平静下来不紧张了。

“路上发生了什么事吗?绿谷。”轰焦冻看他气喘吁吁,关切地问。

“啊……电车突然坏了,所以跑过来了。”绿谷出久有些慌张地说。

呜呜呜,为了成为优秀的英雄,让大家获得幸福,他对着轰君说谎了……

“你可以跟我说明然后慢慢来的,吃过早餐了吗?”

“还没有哦,轰君,我有一家非常推荐的店介绍给你,我们一起去吧。”绿谷出久怀着愧疚感带着轰君去了那家电影院附近的一家餐厅。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轰焦冻看着菜单,给绿谷出久点了一份超大份猪扒盖饭。

姐姐说,喜欢一个人就给他最好的。

绿谷出久眼泪都要出来了,天呐,为什么一大早就要吃一整份饭啊!然而,在轰焦冻那双求表扬的眼神注视下,绿谷出久还是全部吃完了。

“啊……我会不会吃的太多了……”绿谷发现轰焦冻吃面慢悠悠斯斯文文地,而自己飞快地解决完了,像是一整天没吃过东西。

“不会哦,就算吃很多也没关系。”轰家随便给你吃。

然后,绿谷在刮猪扒盖饭小票的时候,居然中奖了。就在今天,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

来不及欣喜,绿谷出久看了一眼时间,发现电影快结束了,他一抹嘴巴,拉着轰焦冻就冲到了电影院。

绿谷,原来这么主动的吗……轰焦冻盯着绿谷拉着自己的手,有些脸红。

他如法炮制选好了两张隔着很远的电影票,把轰焦冻推入了影厅门口,说自己再去买爆米花。轰焦冻就这样傻乎乎地坐在了最前排。

呜呜呜,为了成为优秀的英雄,又欺骗了善良的轰君……

绿谷出久冲到爆豪胜己所在的影厅,电影五分钟后刚好结束,爆豪胜己转头,发现绿谷还坐在原味上,心里万分满意。

“我饿了,去吃饭。”爆豪胜己拉着绿谷去了餐厅,没等绿谷点菜,自己瞬间给绿谷点好了一份巨无霸猪扒盖饭,饭加了三勺。

绿谷出久心如死灰般地看着面前的饭,“我,我今天,胃口,不太好……”

“废久,难道你是说看着我的脸没有胃口吗?”爆豪差点捶桌子。

绿谷出久怕他弄出大动作,只好颤颤巍巍地拿起了筷子。

饭快吃完的时候,爆豪胜己又点了一瓶酒。绿谷出久亲眼看着他喝了一杯,然后立刻坐到自己身边。

然后他,倒在了自己身上,说自己醉了。吓得绿谷筷子都拿不稳。

爆豪胜己,这个绿谷出久亲眼看见在派对上喝下七杯混合酒还不倒下,转手就是一张试卷的男人,竟然喝下了一杯米酒后说自己醉了??

很好,一切都很好,这里位置偏僻,现在虽然没有墙壁,但是可以来一次桌咚,哦对了,要先扯领带。

爆豪胜己非常惋惜地扯了扯自己打了快一个小时的领带。

“废……出久,我……”

绿谷出久用手掌捂住了他的嘴巴。“我,我,我先上个厕所!”

他飞快地溜了出去,径直跑向了轰焦冻所在的影厅。

但是,本该是轰焦冻的位置上,却并没有人在。

08

轰焦冻虽然在看电影,实际上他在烦恼等下在什么时机跟绿谷说明。

于是他发短信询问自己的姐姐。

【姐姐:去下午的中心公园,那个会有个喷泉,非常浪漫哦!】

轰焦冻大概懂了,于是他偷偷溜了出去,提前去了公园。

而留在餐厅的爆豪胜己,也开始寻求帮助。

【爆豪:为什么啊?!就要成功了,他突然跑了,这么害羞的吗?】

【切岛:看来是时机不对】

【上鸣:去下午的中心公园啊,那里有个大的喷泉,超级浪漫的,许多情侣都在那里告白成功的】

好,废久,等着被我的告白感动死吧,看你该怎么好好补偿我!

绿谷出久来到电影院,他的位置在后排,因此看不见第一排的人,因此他也就很悲惨的,一直不知道轰焦冻不在座位上。直到电影结束,他才发现轰焦冻不见了。

他打开手机,发现有两条消息。

【轰君:绿谷,在中心公园等我好吗,是关于我们的小秘密(#^.^#)】

【小胜:废久,赶紧给我过来中心公园,不来你就死定了!!!】

他可以删档重来吗……

啊不!不能让他们见到!绿谷出久的内心发出了哀嚎。

爆豪胜己看见了那个超大喷泉,远处还有乐队奏乐,一切都是那么地完美。音乐优美,气氛怡人,够了,渲染得已经够了,就差最稳的告白了。

他们两情相悦,已经没有什么阻碍了。

然后爆豪胜己看见了一头红白发。

为什么他也在这里???不过现在的爆豪心情很好,甚至连轰焦冻的红白发都看得顺眼多了,那阴阳脸看着也不再刺眼。

什么轰君?这半边脸的家伙,体育祭之后不是跟废久关系很好吗,我今天下午就要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在你面前把绿谷得到手。

而轰焦冻也看见了爆豪胜己那一头刺眼的头发,他这是要去相亲吗?不过轰焦冻也心情很好,在爆豪胜己这个幼驯染面前,把绿谷出久夺走,该有多么让人愉快。

难得,两人都很和善地互相打了招呼。

“今天打扮得挺光鲜亮丽的嘛。”爆豪胜己说。

“哪里哪里,你也不赖。”

“在约人吗,这么精心装扮自己。”哼,约谁都无所谓,反正爆豪胜己自己可是一直在跟绿谷约会的。

“是的。看来爆豪也在约会啊。”绿谷出久怎么还不来呀……

“在等人?”

“是的,绿谷说他很快就过来。”

“哦,慢的要死,我也等绿谷等了好久了。”

“……?”

“……?”

“你特么在说什么胡话?废久可是一整天都在跟我约会!”爆豪胜己气得头发全炸起来了。

轰焦冻的脸上出现了冰,四周温度骤然变低,“你才在开玩笑吧,我可是跟绿谷吃了饭,看了电影的。”

“我才是跟他看了电影吃了饭好吧!我还给他点了超大份猪扒盖饭!”

“我也给他点了,绿谷吃得超开心。”

绿谷出久站在远处,远远地就看见他俩非常和善,亲切,和睦地交流今天约会的细节。

果然,他还是走吧……啊,要赶紧走!不然会死!

爆豪胜己眼尖,一眼就看见人群中悄悄逃走的绿谷出久,他大喊:

“绿谷出久,你这个小碧池,你到底,到底约了几个男人?!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绿谷出久人生中最艰难地这一天,就这样度过了。

 

08

班上的人都能感受到周末回来的第一天,他们仨的气氛尴尬和低气压。

那些被爆豪拉进讨论组的人,都在幸灾乐祸,看来超级稳的爆豪同学。

翻车了。

绿谷出久觉得一直盯着自己后背的轰君,和传东西转过来瞪着自己的小胜,可能已经在打算怎么杀了自己了。

下课后绿谷看了眼手机,轰焦冻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轰君:绿谷,放学后先别走,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呜呜呜,果然是要跟他绝交吧,欺骗了轰君一整天的自己,罪孽深重。

昨晚回去的轰焦冻,脸上的表情似乎在告诉他家人,进展并不顺利。

轰炎司睡前叫住了轰焦冻。

“明天在绿谷出久的面前,再说一次,一定要大声,大声到全班人都听得见!”

他一定要让欧尔麦特的弟子,在全班面前,感受到失败的滋味!

听了他的话,轰焦冻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而下课后绿谷又被欧尔麦特叫去谈话了。

“哟,绿谷少年,似乎遇到了同学矛盾呢。”

绿谷出久捂住脸,差点哭出来,“呜呜,我可能不能成为优秀的英雄了,我不能让所有人都幸福,所有人都不不幸福。”

“啊……这,少年,你应该去听一听他们真实的想法,不要害怕,尝试着了解他们的内心吧。”

绿谷出久似懂非懂地回去上课了。尝试了解他们的内心?他只知道,如果自己是轰君,一定会跟自己绝交,于是更加恐慌。

欧尔麦特心想,少年嘛,总会遇到这种事情的。

只不过连欧尔麦特也想不出来,绿谷到底是做了什么,能同时与轰焦冻跟爆豪胜己产生矛盾。

看来是该叫他们的家长过来调节了。

欧尔麦特刚跟绿谷跟爆豪的家长联系好了,她们都表示今天下午一定会过来。安德瓦就走来了,一脸春风得意。

欧尔麦特维持着自己的笑容,心想真不想跟这个家伙打交道,不过也刚好跟他说一下轰焦冻跟绿谷的问题。

“刚好你来了,我刚想跟你说一下轰焦冻跟绿谷出久的问题……”

“他们俩怎么了?”

“似乎是在闹别扭,所以今天下午……”

“太好了!”安德瓦双手一拍,笑出了声。

欧尔麦特笑容凝滞,这是什么反应?

“就是今天下午!我期待已久的画面终于要来了!”

“什么什么,什么期待已久的画面。”

“欧尔麦特,你先好好看着我儿子的行动吧。”

安德瓦神神秘秘,吊足了胃口,又不告诉欧尔麦特具体是什么事情。欧尔麦特都觉得自己的笑容挂不住了,他只觉得,今天下午,似乎没有好事。

绿谷少年哟,要加油啊……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午放学铃一响,轰焦冻起身,走到了绿谷出久的面前。

刚好安德瓦跟欧尔麦特也来到教室门口。

轰焦冻看了眼安德瓦,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对,就是这样,当着绿谷出久的面,狠狠地打败他,夺走他喜欢人的心!

欧尔麦特搞不懂一旁安德瓦的小动作,他也只好盯着看。

全班的人都沉默下来,盯着全场的焦点,轰焦冻。

绿谷出久紧张地站了起来,咽了口唾沫。欧尔麦特说,要去听他们真实的想法,不要逃避。所以说,轰焦冻果然是要跟他绝交了。

他不能逃避,轰君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他只能这么做了。

“绿谷,”轰焦冻开口了。

“欧尔麦特,睁大你的双眼吧,这就是我期待已久的画面。”安德瓦对欧尔麦特使了个眼色,弄得欧尔麦特更加不知所以。

“是,轰君有什么话都请说吧。”绿谷出久紧张地回答,仿佛已经听见轰焦冻等下会跟他断绝关系的话。

“绿谷,请跟我交往吧。”

“好的,没问题。一切都按照轰君所说吧。”

呜呜呜,果然是要跟他绝交……等等,轰君刚刚在说什么?

欧尔麦特看了眼安德瓦,第一次投去赞叹的眼神,“我一直以为你的脑子里只有第一,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理解孩子的一面。”

“啊,为什么门口这么多人啊。”绿谷引子也终于来了,旁边还有爆豪太太。

“真是的,小久怎么会更同学闹别扭呢,真是让人担心啊。”绿谷引子看了眼班上的情况,“咦,这是什么情况?”

“一定是胜己这个臭小子先找茬,我今晚就回去批评他。”

爆豪胜己差点掀桌子,他站起身,手掌里开始有了小型爆炸,一字一句地挤出来话,“你怎么敢?!明明是我先的,牵手也好,先喜欢上废久也好,一切都是我先的!”

“废久!你怎么能答应他?我不管,电影也看了饭也吃了,绿帽你也给我戴了,吃了我的饭,你就是我的人了,你必须跟我在一起!”

绿谷:“……”轰君刚刚说了什么,小胜现在又在说什么?他是谁,他在哪?

欧尔麦特:……

安德瓦:……

绿谷引子:……

绿谷出久第一次如此迫切地希望有那种可以立刻消除在场所有人当天记忆的个性。

春宵苦短,他的恋爱太艰难了。

——end——

我觉得我要肝死了……qwq

评论(26)
热度(724)

© 南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