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槐子!最喜欢草莓啦】
目前陷在小英雄坑
大家的评论都有认真地看w
目前是一只天天摸的咸鱼……
遇到大家后感觉世界都变得闪闪发光
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文字
欢迎私信戳我,可以回答问题做树洞可撕逼呀

[轰出胜]边缘情人 06

痴情轰x失去高中后记忆的久 以及轰视角下的咔酱

撞梗致歉,注意避雷和OOC

无个性背景设定

此章是轰视角下咔酱和绿谷之间发生的事情

因此并不全面(划重点)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轰焦冻对刚进入高中的时候许多印象已经模糊了。

包括他进校时的紧张感,认识新同学的新鲜感,最后毕业的紧迫感,许许多多不及言表。然而他对许多情感并不敏感,也许在毕业后的某一天偶然想起来,经年累月的沉淀,他才幡然醒悟,原来当时的他是怀抱着这样或那样的情感。

迟钝对于他,造成了很多或无关紧要或不可忽略的麻烦。

小到无关紧要,他几乎在高二才忽然想起来,自己应该小时候遇见过绿谷。

但是,绿谷出久已经忘记了这件不过是自己童年的一个小插曲的小事。

大到不可忽略,他几乎是在进入大学后,偶然在一间咖啡馆遇见绿谷出久,轰焦冻迟钝的感情才缓缓复苏,意识到自己喜欢他。

但是,绿谷出久当时已经和爆豪胜己在一起了。

实际上,轰焦冻高中时期就开始注意到他们的相处模式了。爆豪胜己一方面对绿谷出久恶言相向,另一方面总是会给予超乎寻常的关注;而绿谷出久,一方面似乎对爆豪胜己的脾气满怀意见,另一方面总是会包容他的任性。

高中那段时间,正是轰焦冻家里关系最紧张的一段时间,应付完家庭的琐碎,挤压后剩下的精力仅仅能维持自己优异学习成绩不辜负家里的期待。除此以外,当时的他与班上的同学没有过多的交集。

好几年之后的轰焦冻想起来,当时的自己,目光一直在绿谷出久身上。无论是低谷亦或是困境,绿谷出久身上总有一种吸引人目的的光。

直到的现在的轰焦冻想起来,心里想被揪住一般,难受起来,那个时候吸引住轰焦冻目光的绿谷身上,是一种纯粹的真挚执念。

对未来生活的积极追求和热爱,毫无理由的勇气、热情、善良。

当时的他,是没有的。

高中时期的轰焦冻,或许是期待与他成为朋友的。但是他们之间,似乎是缺少了某种缘分和契机,仅仅是维持着“轰同学”的关系。而当时没有深切感受到自己感情的轰焦冻,也没有那种主动的动机。

甚至于,夏天到了,班上同学在忙于高考前的间隙举办了一次派对。丽日笑嘻嘻地问绿谷,跟爆豪是什么关系时,绿谷出久哽了一下,脸一红。这个时候爆豪胜己走来,似乎是驾轻就熟地揽住他的腰,咧着嘴。

“我们是好搭档啊,你说是吧?”

绿谷出久态度模棱两可,眼神飘忽,不过还是小小声地重复了一遍爆豪胜己的话。

当时轰焦冻却并没有听出“搭档”的第二层意思,他仅仅是觉得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的关系,似乎比高一刚入校更为亲密多了。

轰焦冻猜想,高考后毕业前最后一次聚会,可能全部人只有他没看透彻绿谷跟爆豪胜己的关系了。

那天轰焦冻聚完会准备打道回府,迎面遇见喝了点小酒微醺的绿谷出久,他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得出心情很好,此时他只有一人。在高中后期,轰焦冻记得,几乎就没有看见他们单独出现过。

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轰焦冻感到了一股没来由的紧张,手不知道放哪儿,心中犹豫不决,不知自己是否应该跟他打招呼,应该用什么称呼才为恰当。

“轰同学,毕业快乐。”

绿谷出久平缓又令人愉悦的声音先想起来了。轰焦冻一愣,顿了一下,语速缓慢地回复他。

“绿谷……绿谷同学,你也是。”

绿谷出久对他微微一笑。

直到回家的时候,轰焦冻才迟钝的想起来,应该向他要一个联系方式,因为跟他聊天,似乎本身就是一种快乐。然而这种快乐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不断的失落感打断,他却道不明缘由。

轰焦冻生活一如平常,心里却不由自主地增长着某种希望的情愫。大学后家里的关系终于缓和了,由此,轰焦冻感情迟钝的小毛病也似乎突然好转起来。

他开始能敏感地感受周围的变化以及能分辨出自己的情感。正如那天街道上熙来镶往人来人往,天上突然乌云密布雨倾斜而下。他为了躲雨走进了一家店。

当时街道上脚步杂沓,广场上的乐队歌声嘹亮,声音繁杂,然而对于轰焦冻来说一切都与他无关,整个世界都似乎寂静下来,他那一双异色的眼睛呆呆地望着,那背对着他坐着、有着一头绿发的人。

一直对周围环境感受敏锐的绿谷出久似乎感应到他了,他的脸上扬起了笑容,像轰焦冻摆手,“好久不见,是轰同学啊,需要坐过来喝一杯吗?”他看见轰焦冻脸色微红,突然担心起来,“脸像火烧一样,是发烧了吗?”

“不要紧的。”轰焦冻犹疑地坐下来,小心地观察绿谷,他脱离了高中时代,整个人变得更为自信,肩膀似乎宽阔起来,眼睛里光彩熠熠。

轰焦冻的心似乎从来没有跳得那么快。突然他注意到绿谷出久右手无名指上带着一个戒指。没有任何暗示,轰焦冻自己脑袋中蹦出了一个答案。

发现轰焦冻盯着自己手上戒指看的目光,绿谷出久不禁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摩挲着自己的戒指,发出了清脆的笑声。

“是小胜的哦。”

“是吗?恭喜你们。”轰焦冻平静地说,他为绿谷的快乐而快乐,忘记了自己的快乐已经破灭,成为了触不可及的一个梦,但他却不感到痛苦。

“当时的他还对我说‘既然是这样,你就给我一个吻吧’。”

“你给他了吗?”轰焦冻抑制着自己的心情,对着绿谷露出了笑容。

绿谷出久没有回答,但是表情已经给出了答案。

从某种角度来说,轰焦冻对“嫉妒心”这种感情,又迟钝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跟其他人随着时间感情慢慢变淡不同,他只会越来越痛苦。但是他不愿意去打扰绿谷出久的生活,明知道他们处在一个城市。

轰焦冻单纯觉得这样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只是交换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也经常会遇见,绿谷还是会亲切地跟他打招呼。

“轰君,早安。”

“绿谷,你也是。”

某一天,轰焦冻遇见绿谷的时候,发现他手上的戒指不见了。但是两人都对这件事秘而不宣,轰焦冻不去问,绿谷也不主动提到。那天,轰焦冻突然觉得,绿谷,似乎又变成了他高中的模样,只是他的身边已经很难找到爆豪胜己的痕迹了。

但是轰焦冻明显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正在慢慢发生变化,朝着无可逆转的局面转化。

那晚约莫深夜,轰焦冻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了。是绿谷给他打的电话。

“没什么,我就想找个人说一下话。”手机那头传来绿谷平静的话。

但是手机边声音嘈杂,有很大杂音。

轰焦冻拉开窗帘,外面下起了大雪,似乎要将一切掩埋。

“绿谷,你在外面吗?”轰焦冻心里一惊,迅速穿上衣服,披上大衣,他急急忙忙地下楼,刚打开门就看见绿谷站在他楼下的门口前。

只见他的肩头和帽檐就积着雪,睫毛上全是白色的冰粒,嘴唇发白。

“对不起,轰君。”绿谷出久说,“一定很讨厌我吧,只有这种时候才想到找你……但是,这座城市认识的人只有你了。”

轰焦冻顾不得其他的,赶忙把他拉上楼,雪在暖气的作用下化作了水,轰焦冻在他浑身变得湿漉漉下,给他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喝下一杯热水的绿谷出久终于缓了过来,他手上还端着剩下半杯水,坐在他的床上垂着头。

“绿谷……”轰焦冻抓着他的手,“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

“……打扰你了,轰君。”绿谷抬起头,对他露出一个疲惫而又勉强的笑容。

轰焦冻只好把他在房间安顿好,自己在客厅的沙发上躺着,却睡不着。

绿谷反常举动的原因,轰焦冻再怎么迟钝,可能猜出个一二。只是轰焦冻没有那个身份和立场,并不适合去问。

第二天一大早绿谷就起来了,但是昨晚的衣服还没烘干,绿谷只好穿着轰焦冻的衣服,显得有点宽大,轰焦冻又给他裹着自己的帽子和围巾。

浑身上下裹着不合身的衣服,绿谷看上去与高中生没有两样。

“那我先走了。下次我再来换回我们的衣服吧。”

“绿谷,我送你下楼吧。”轰焦冻看着表面平静的绿谷,心中更是担忧。

他为他打开楼下的大门,绿谷却不往前走了。他十分疑惑,抬头往前看,便一眼看见远处一双红色的眼睛带着锐利而阴冷的目光盯着他们。

外面的世界一片雪白,大雪彻夜不停,但好在在日出前总算停止。爆豪胜己的金发在白色世界中十分耀眼。轰焦冻和他的目光对视了,这使轰焦冻很不舒服,因为爆豪胜己的目光是一种久久盯着不放好似要把人看穿的目光,那种冷漠又愠怒的目光里有一种比恨还更为激烈,比蔑视更为轻慢的东西。

四周一片沉默,令人窒息。

爆豪胜己率先开口了,“这位不是轰同学吗?我们这还没分手呢,你就迫不及待了吗?”

轰焦冻的愤怒还没有表现出来,绿谷先制止住他了。绿谷出久冷漠地回答他。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一谈了,关于你刚刚说得分手问题,我认为,你想多了。”

爆豪胜己觉得受到了侮辱,他发狠似得瞪着他,“你他妈还敢跟我说这么?我有同意过吗,啊,你说啊?!你敢——”

“是的,我敢。”绿谷淡淡地说。

轰焦冻觉得自己已经再次被边缘化,他一直以为自己跟绿谷很近,直到现在他发觉自己全身冰冷,至于他自己知道,现在的他的心像是被撕裂一般。

绿谷出久深深地看了轰焦冻一眼,投去了一个抱歉的眼神。径直走向了爆豪胜己,打开了他身后的车的车门,坐了进去。

两种感情色彩在爆豪胜己的脸上斗争着,他再次看了眼轰焦冻,像是被重击了一般,身子一顿,缓了缓也才坐进了车,将车开走了。

轰焦冻最后被爆豪胜己看了一眼,觉得自己才是被重击了的那个。

爆豪胜己大概什么都知道了,包括自己的情感。

不知道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谈得怎么样,但是绿谷再也没有回来拿他的衣服,轰焦冻也没有再见过他。很久以后,他偶然听高中的同学饭田提到,爆豪胜己出国去了。

轰焦冻沉默下来,他猜想,这么长没见到绿谷出久的原因,也许是因为绿谷也跟着他出国了。反正无论如何,他永远是被边缘的那一个,从始至终都没有他的事。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曾想过,自己竟然会和绿谷会以那种情景见面。

他去看完自己在医院的母亲,无意间听见小护士谈论一位绿发的昏迷男性病人。心里冥冥中感应到了,他突然不再迟钝了,心跳得很快,轰焦冻赶紧询问具体位置。在亲眼看见他前,轰焦冻是不愿意相信的。

绿谷出久现在不应该是跟着爆豪胜己出国,不应该是幸福快乐的吗?

那为什么,他现在会昏迷地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身形瘦削,似乎受了重大挫伤。

他询问护士,从来没有一个金发的人过来看望过。回答是否定的。

他找到了绿谷的母亲,因为绿谷的受伤,她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很难接受长距离的交通过来这边。很难亲自照顾到他。轰焦冻向她坦白了自己的感情。他会照顾绿谷出久,即使他醒来后,自己可能依旧处在边缘。

但是他爱绿谷出久胜过爱自己。

“请问你就是看护人,爆豪胜己?”医生看着入院签字,看着这位红白发男性,疑惑地问。

轰焦冻拿出绿谷母亲写的证明。

“是的,我是。”如果他真的是爆豪胜己的话……轰焦冻的心中闪过一丝尖锐的痛。

他没有想过,绿谷出久醒来后会忘记高中后发生的一切,甚至把自己忘记了。

不过,至少也忘记了和爆豪胜己在一起的事情。那些悲伤的事情,忘记了也好。轰焦冻甚至大为宽慰地想。

事情却如同脱离轨迹一般。尤其是绿谷睁着迷茫的眼睛,面色绯红地问他——

“所以说,轰君,我们是,情侣吗?”

当时他把脸别开了,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脸上的表情是多么的难堪。他不愿意欺骗绿谷,他希望自己真诚对他。但另一面,受够了边缘地位的轰焦冻却突然感受到了自己内心膨胀的欲望。

贪婪是魔鬼。

“我们是。”他回答。

——tbc——

评论(20)
热度(278)

© 南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