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槐子!最喜欢草莓啦】
目前陷在小英雄坑
大家的评论都有认真地看w
目前是一只天天摸的咸鱼……
遇到大家后感觉世界都变得闪闪发光
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文字
欢迎私信戳我,可以回答问题做树洞可撕逼呀

[轰出胜]边缘情人 09

失去了高中之后记忆醒来的绿谷,面对陪伴在身边的轰焦冻和对自己恶言相向爆豪胜己的老梗。

撞梗致歉,注意避雷和OOC

无个性背景设定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这章写的又尬又酸,自己都没眼看。(;´༎ຶД༎ຶ`)

轰总终于露出了他的……


09

爆豪胜己身体痊愈到可以出院后,他直接回国,却早已跟绿谷出久失去了一切联系。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那个傻了吧唧的对自己一直顺从的家伙怎么就有勇气对自己说出那样的话来,怎么就能那么坚决一丝回转的余地都没有。每逢想起那天在雪地等候几个小时看见的场面,爆豪胜己心抽了一样疼,他从来都不肯去承认当时自己的逞强。

他在国外不止一次地说:“我当初就是瞎了眼了,我就没喜欢过他。”

旁边的爆豪光己叹了一口气,连正眼也不看他,“算了吧,你一能下床你立刻就回国去了。”

爆豪光己说错了,他爆豪胜己还没急切到一下床就回国,至少也等到了他可以走路为止。

因为那场意外造成的严重伤害,不只是对绿谷出久。

他回国后无法联系上绿谷出久,只能去他的家里,在那个他们从小一直相处并成长的城镇。他没有多少犹豫,直接敲开了绿谷出久家的门。他已经做好了跟绿谷出久说话的准备,然而让他失望了,开门的人是绿谷出久的母亲。

她眼神飘忽,犹犹豫豫,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绿谷太太,您说吧。”爆豪胜己眼底波澜未起,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什么,并且为之任何一个结果几乎做好了全部打算。只是他从来就没想过那一个可能。

“出久他,出久他,并不在这个城市里。他跟焦冻生活在一起,焦冻在照顾他。”说着绿谷引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直直地对上了爆豪胜己的视线,那眼底的一丝怨恨让爆豪胜己疑惑。

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绿谷的母亲怀着那种恨意看着自己。

他的确在初中时期欺负过他,但是那时绿谷出久对家人全部隐瞒了,她对绿谷出久初中时期的遭遇并不清楚。

爆豪胜己的脸上毫无表情,他在一字一字的理解方才绿谷引子的话。

什么叫生活在一起?他爆豪胜己命都差点没有了,就因为那场该死的意外?!他绿谷出久在国内倒是日子过得开开心心,怕不是早就迫不及待了吧。

爆豪胜己呼吸渐渐沉重,似乎一种隐藏了许久的凶暴正在尽力爆发,尽管他尽力忍住。

最后他微微低头,生硬却又不失礼貌。

“打扰了,绿谷太太。过几天我就离开不会再回来了。希望他以后能一直生活得……幸福。”说道最后,爆豪胜己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他强忍着怒意。

那几天他拜访了一下高中时期还留在那个城镇的朋友,不知怎的自从那天下午开始,那种温存在心底的温度消失了,那种令人留恋的回忆渐渐变得苦涩。

但是他爆豪胜己早就不会有因为这些显露在脸上,他跟大学时期的自己已经不同。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为什么就在他打算离开前的一天,会与绿谷出久不期而遇。

绿谷出久倒是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呆愣愣地跟他打招呼。

他嘲弄似的微笑着,似乎要报复他大学以来做过一切举动。他爆豪胜己像是个疯狂的陌生人,他眼睛死死地盯着绿谷出久,冷冷地,久久地注视着他。

他的脑子里想起了关于绿谷出久的大学时期,是他们曾经拥有过短暂美好记忆的光景。爆豪胜己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绿谷出久会向自己告白。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废久居然有勇气跟自己提出了分手。

爆豪胜己在时隔几年后第一次见到绿谷出久时,他终于发现,原来自己从始至终根本没有去理解他过青梅竹马的心。

直到绿谷出久倒在他的怀里,爆豪胜己紧紧抓着他的手腕防止他摔下去,像个孩子似得抱着他,紧紧搂着他。昏倒过去的绿谷出久让爆豪胜己想起了那场意外,那个浑身是血在他旁边的绿谷出久。他心中的怒气立即退去一些,但还是硬邦邦地绷着脸,脸上有一种恐惧的神情。

爆豪胜己一愣,突然意识到刚才对话的整个过程,绿谷出久只是提到了那个看护人名字,对那场最重要的意外只字未提。

“请放开他。”

爆豪胜己缓缓抬起头,顺着刚才那个平淡又坚定的声音,他红色的眼睛突然警觉起来。目光跟轰焦冻对视着,爆豪胜己看见他脸上面无表情,只是眼神的视线凝住在绿谷出久身上。他的表情平静,有的只是令人惊讶的认真与不屈服。

“我是不是应该要感谢你,在我在国外的日子,细心地照料他?”爆豪胜己仔细琢磨着绿谷引子,绿谷出久的话,他的声音有一种慢吞吞的意味,但从他的话里面,有一种藏匿很久的,来自于他原本的傲气与凶狠,这种藏匿的东西爆发出来将会非常残酷,就像是铁棍被狠狠折断爆发出来的威力。

轰焦冻确认了绿谷出久已经睡着了,他就像是与这个世界隔绝,一切感知都消失了,都不会传达给他。这样就很好。

轰焦冻直直地迎上他的视线,显然沉得住气,带有一丝傲慢地挑战意味,他轰焦冻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人,语调坚定,口气强硬。

“你知道的,并不需要。”他顿了顿,似乎在用谈论天气的语气在讲话,“因为你们不是已经分开了好几年了吗?”

爆豪胜己平静的外表下有种硬克制住的力量,他沉默片刻,冷冷地开口道:

“……或许我应该要感谢你?”

爆豪胜己突然想起来他刚刚回国的那一天,丽日给他发了一条奇怪的消息【你能回到他身边真是太好了。】当时的他奇怪于丽日怎么会知道他的行程。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像是一个个破碎的碎片等他一个个拾起,爆豪胜己意识到了什么。

他嘴角咧开,露出了嘲讽的笑容,眼睛里全是深不见底的寒意,“我他妈还真是小看你了,啊?我就离开了几年,你还真是什么都打点好了啊。你他妈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那些矛盾的回忆,冲突的对白,这一切,交织在一起,盘根错节,愈加混乱。而处在所有风暴的中心,似乎只有轰焦冻一个人是理得清的。

轰焦冻露出了微笑,“从始至终。”

绿谷出久醒来了,他环顾周围,是自己家里的房间,他隐隐想起来他遇见了爆豪胜己,他为爆豪胜己的语言感到痛苦。这件事带给他的只有杂乱无章的记忆,捉摸不透的感情,以及怎么也串联不起来的痛苦。

似乎缺少了什么关键的东西,他无法把一切都连接起来。

轰焦冻进了房间,他凑近了绿谷,周围一片黑暗,他轻轻地抱住了绿谷。

“轰君。”绿谷出久感到喉咙沙哑,非常口渴想要喝水,可轰焦冻一言不发,只是微微搂紧了他。

绿谷出久却觉得越发难过,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他心力交瘁,一种难以言说的力量让他说出了一直以来最想问的话——

“轰君,我下午遇见小胜了,但是他很奇怪,我也很奇怪。”

“然后呢?”黑暗中传来轰焦冻平静的声音。

绿谷出久抬起眼,他抬头看着轰焦冻,那张一直温柔的脸,以及可以在他迷茫无措中安慰他的表情。可是此时一点用也没有了,他越发慌张。

“轰君,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

轰焦冻看向了他,绿谷出久却突然不敢跟他对视。

“……为什么,我的看护人姓名是爆豪胜己?”一种虚弱无力的感觉传遍了绿谷出久的全身。

轰焦冻突然站起来,似乎根本没有把他这个问题放在心上,“绿谷,因为出意外的时候他在你的身边。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好像早就在准备这一刻了,早就在等着绿谷出久问下那个问题了。

“我们……我们真的是情人?你真的喜欢我?”绿谷出久突然紧张地问,睁大了眼睛。

轰焦冻缓缓看着他,脸上似乎有一点悲伤。

“不,我们不是……我也并不爱你。”轰焦冻说。

夜晚的城市里的空气袭来冷意,冷风吹着树枝咿呀作响,树叶窸窣有声。爆豪胜己来到了他家宅子的一楼,看着空旷的马路。在这里凄凉的日落后的冬夜,他却在回忆着几年前仲夏。那个时候他刚和绿谷在一起的时候。

从黑暗中走出了一个人影,爆豪胜己定晴一看,是衣着单薄的绿谷出久,坚定的眼神直直地看着他。

绿谷出久挤出了一句话,“小胜,在大学的时候,我们是什么关系?”

爆豪胜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似乎听见了好笑的话,他很快收起了笑容,恶狠狠地说:

“是情人。但是,我们这狗屎关系从来就没有走进过。”

他一直以为成为了情人就可以跟他关系更为密切,但是他错了。

他们互相依旧是那种矛盾的关系,而这一切的种子要从初中那天帮他涂药回家的路上的错误想法而起。

他似乎跟绿谷出久很近,却他妈从来都是错误的。他们的距离其实非常远。

他才是那个在他身边,却从来互相未曾理解的人。他一直处在绿谷出久的边缘。

是他的边缘情人。是爆豪胜己。


——————tbc————————

大家有没有发现,第六章轰总的回忆里面,他提到的只是“在边缘”,而本身没有情人这个身份呢?

所以标题指的其实并不是轰总哦,而是前八章在回忆跟单句话语边缘出现的咔酱。

 (/゚Д゚)/下面终于写到第二条线了,高中之后的记忆,哭泣自己的进度

评论(15)
热度(240)

© 南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