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槐子!最喜欢草莓啦】
目前陷在小英雄坑
大家的评论都有认真地看w
目前是一只天天摸的咸鱼……
遇到大家后感觉世界都变得闪闪发光
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文字
欢迎私信戳我,可以回答问题做树洞可撕逼呀

[轰出胜]友爱 08

ABO设定 撞梗致歉 人物异常崩坏OOC

注意避雷 含有强制性、、行为和怀孕,三观不正

久O     

请再次注意避雷。

互黑大三角。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

爆豪光己在第一次见到绿谷出久后,晚上在餐桌上,胳膊肘撑着桌子手掌托着下巴,突然说:

“喂臭小子,我说,如果出久以后是omega的话,你娶了他多好。”

大口享用晚饭啃着鸡腿的爆豪胜己立刻噎住差点将晚饭全吐出来。他用力拍着自己的胸口,好不容易才喘过来气,不明理由地怒火中烧:

“放屁!我才不娶那个丑八怪!”他狠狠撕咬着手上的鸡腿,“如果他是omega,那我宁愿要一个beta。”

“哇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爆豪光己使劲揉他的头发,“出久脸圆乎乎笑起来多可爱,又有礼貌。”

哭起来有够你受的。爆豪胜己愤愤地想。一想到绿谷出久哭的时候,他就觉得脑壳疼。正巧旁边的电视播放着晚间新闻,说着最近针对omega暴///行的犯////罪/////率飞快上升,社会上危机四伏。

“……要是他是omega的话,我会讨厌他的。”爆豪胜己耳边听着新闻,喃喃道。

光己的话还是给爆豪胜己的心里留下了影响。第二天他见到绿谷出久,又鬼使神差地想起了光己的话。今天的绿谷出久穿了一件浅色的褐色卡通图案上衣,跟一条咖啡色短裤,露出了细细的小腿,脚上踩着一双干干净净的白色小球鞋。

爆豪胜己越看越不顺眼,身为一个男孩子鞋子怎么能不带点泥土!

绿谷出久怯生生地说,“小胜,我们今天不要再去危险的地方了吧。”

“住嘴!”爆豪胜己恶狠狠地说,“今天我是alpha指挥官,你是o……”他突然顿了顿,“你是beta小副官,咱们今天要去探索废弃工厂!你不去我就开除你。”

说着他大步往前走,但他的耳朵留意着后方的脚步。

“我去。我去。”哒哒哒的声音传来,绿谷出久小步跑上前。爆豪胜己的嘴角隐约往上翘。说是废弃工厂,不过只是一个超小型旧仓库,只有一个人在看着。但进去需要翻过一个一米七左右的矮墙。爆豪胜己十分敏捷,手脚共同用力找准了点一下就翻了上去,不带一点儿犹豫就跳了下去。

“废久你到底好了没!”在下面等了好一会的爆豪胜己不耐烦地说,在不快点等下看门的人就要过来了。绿谷出久的脑袋终于出现了,他呼哧呼哧穿着气,面色通红地攀在矮墙上,迟迟不跳下来。

不过一米多的高度但是对于小时候的绿谷出久来说,实在是难以跨越跳下,他感觉自己跟站在地面上的小胜之间,隔了几百米。

“小胜!呜,这里太高了,我不敢过去。”头顶一头毛茸茸的绿发小男孩说着擦一擦眼泪。

“赶紧跳啊废久!……好啦我会接住你的!”爆豪胜己急的跳脚,他只好摊开手。

“无论如何我一定会接住你的,身为废久的alpha指挥官,我保证,我发誓,行了吧?”

绿谷出久睫毛上还挂着眼泪,但是他点点头,猛地一吸气,绿色的身影直直地朝爆豪胜己扑过来。绿谷出久脚先着地,但是爆豪胜己伸出手牢牢地抱住他,总算相安无事。

“你们两个!赶紧滚出去啊!”一个成年男人的声音怒吼,他们立刻转头看见那个凶神恶煞的看门男人朝他们跑来。绿谷出久吓得魂飞魄散,腿脚发软,如果不是爆豪胜己抓着他的腰,现在已经坐在地上了。

“你他妈愣着干什么,小副官,跑啊!”爆豪胜己拉着他的手飞奔起来。

被他扯住的绿谷出久差点儿摔跤,他发出尖尖的惊呼,勉强稳住身体,才发现自己已经跑起来了。他疑惑地看着拉着自己手的金发男孩子,他的表情看起来似乎有点狰狞,然而阳光下他的碎发似乎把阳光给剪碎了,看着模模糊糊地又十分耀眼。

“哈哈哈。”绿谷出久跑着突然笑起来。

爆豪胜己累得气喘吁吁,找了一处地方藏起来,总算是把看门的男人甩掉了。他怒不可遏,“废久你笑什么?我拖着你都快累死了。”

“但是,真的很想笑啊。”绿谷出久喘着气说,他的眼睛里闪着的全是热烈又充满着喜欢的光芒,他怀着羡慕又憧憬的感情,“小胜真是太厉害了,跟着你一起跑的时候,”

“我的生命也跟着流动了。”

爆豪胜己一怔。他闭上了嘴,通过绿谷出久的眼睛他看见了自己的倒影,自己发着耀眼又瞩目的光。

但实际上不是的,那是绿谷出久透过自己的眼睛发出的光。

“废久,”半响,爆豪胜己开口道,“答应我,不要变成omega。”

绿谷一愣,“为什么呢?”

“否则我会讨厌你,再也不跟你讲话的,也不会再跟你做朋友的。”

“啊……嗯,好啊。本来我就立志要成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alpha!”小男孩自信地拍拍胸口,脸上洋溢着笑,露出了洁白的小牙齿。

爆豪胜己想,他现在看起来好像也没那么丑。似乎自己可以接受他。

爆豪光己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怎么我去了公司两天,出久那边就感冒生病了?”她打断吃饭着的爆豪胜己,心想自己上了高中的儿子越来越难以理解,“这么久了你也不去他家看望一下?”

绿谷出久没见到自己应该对他的病更好些。爆豪胜己想起了前几天自己对他做的事情,沉默着扒着饭。

“你们一点进展都没有吗?”爆豪光己话题一转,她私下经常跟绿谷引子聊天,自从国中性别结果出来后,她们私底下聊过自家孩子很多事,都暗自有打算。只是相比起绿谷引子那边隐晦地暗示,她就直白多了。

也许是嚼着饭,爆豪胜己的声音听着有些奇怪,“没有。”

爆豪光己啧了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他讲话就没个好脸色,如果是我早就分你分道扬镳了。人家现在没遇着多少alpha,现在还没嫌弃你。要是以后他遇到了优秀的人,你还天天不停地嘲讽他,不肯对他说你自己的心意——”

“我说了。”

爆豪胜己放下碗筷,他拿过纸巾擦了擦嘴,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我说了。”他又重复了一次。

只是房间里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听到,也没有谁会回应他。

医院里躺着的轰焦冻睡得很不好,他梦见了自己小时候的经历,他辛辛苦苦完成的作业,怀着忐忑不安又期待的心情给父亲看。

父亲只是轻轻扫了一眼,就把他的手工作品丢掉了。

“明明边角缝合做的不好,那这个东西就没有任何价值,也就只能丢掉了。”父亲说。

轰焦冻呆愣愣地看着被丢在垃圾桶里的作业,明明是自己跟妈妈做了三个多小时的东西,他原本想放在房间里好好留着。

“坏了一点的东西就没有任何价值。”男人说。

“噢……那我再做一个。”轰焦冻点点头。

他醒来了,四周非常亮,但是他却不觉得刺眼。绿谷出久坐在他旁边,看见他醒来,流着眼泪紧紧抱着他。却笑着跟他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他似乎跟自己刚入高中见到的模样没有区别,还是那样的开朗外向与干净,轰焦冻想。他往绿谷出久的脖子上看,上面已经没有黑色的保护环了。

轰焦冻想了想,他沉默了很久,只是听绿谷出久不停地在讲话。

他突然忍不住抱住了绿谷出久,脸埋入了他瘦窄的肩膀,鼻子嗅到了属于绿谷出久身上淡淡的味道。

“绿谷啊,对不起。”轰焦冻哽咽着说。

他再次睁开眼,病房内窗户拉的很近,帘布很厚,光线一点也透不进来。四周一片黑暗,他觉得自己嘴唇很干,他非常想喝水。他想让绿谷出久帮他倒一杯水。

但是身边没有任何人,刚才的景象不过是他的一个梦。

轰焦冻闭上了眼睛,“真可怜啊……”他低语道。

轰焦冻醒来后的隔天,班级里的班长跟老师过来看望他,他的精神还不错,运气也非常好。zi弹只是打在了肩膀的肉上,而最严重的的右下臂,骨头也没有断,恢复得好的话以后几乎不受任何影响。

来看望的人里面没有绿谷出久。他从饭田那儿知道了绿谷出久第二天请假了,似乎是受惊半夜发烧。

轰焦冻没说什么话,他只是点点头。

过了好几天他可以下床,但是轰冬美还是坚持让他在医院多待几天。轰焦冻百无聊啦地拿着手机随意地刷着,一条消息突然弹了出来。

他迟疑了一会,点看了那个消息弹窗。

轰焦冻一愣,看见消息的他坐起来,下床穿好鞋子快速下了楼。

他的右手还在用三角巾挂着,系在脖子上。他快步下楼的脚步看见来的人后停下了,站在楼梯的中间。

“你的手怎么样了?”

轰焦冻表情平淡,他的右手微微晃动,“跟你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了,爆豪同学。”

——————tbc————————

今晚友爱码了五千字,但是还是觉得断在这里分两章好了。。。

评论(23)
热度(493)

© 南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