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槐子!最喜欢草莓啦】
目前陷在小英雄坑
大家的评论都有认真地看w
目前是一只天天摸的咸鱼……
遇到大家后感觉世界都变得闪闪发光
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文字
欢迎私信戳我,可以回答问题做树洞可撕逼呀

[胜出] 路过无味人生街 02

高中开始的乐队pa 胜出only 无个性设定

一个设定是咔除了辣味尝不出其他味道

不虐。结局he^q^

撞梗致歉 OOC注意 


这篇其实开学前就差不多写完结了(ฅ´ω`ฅ)第二章字数6500+

注意有私设。请注意避雷。


01


02

————————

爆豪胜己味觉的问题除了他的亲人知道一二外,朋友里没人知道。

这天早上爆豪胜己难得早起在家煮了个清汤面,刚吸溜没几口就被光己看见了,她像是见了鬼,自从一年前爆豪胜己着了魔似地疯狂吃辣之后,她已经很久没见着经他手的食物逃脱红色的洗礼。

她挂着笑,靠在椅子上双手环胸,“白水的香气,行家啊。怎么,臭小子尝到味了?”

爆豪胜己鼓着腮帮子大力嚼了嚼,觉得自己在啃浆糊,食之无味又弃之可惜,为了饱腹也只好全咽下去了,他眉头紧皱,嘴角一瞥,“难吃得要命。”

光己之前不是没带他去治疗过,结果这臭小子从来不配合,这事想着也没多大影响,就由着他了。爆豪光己也没多在意这个问题,因为在其他方面这小子更不让她省心。

幼儿园的时候老师让他们画画,题目是长大后的婚礼,别家小孩的画的都是一男一女,就他画了两个穿着西装的男生,被老师提醒后一怒之下拉过隔壁一小男孩对着他的脸就是吧唧一口,把那个可怜鬼吓得哭了一个下午,最后还是光己被老师叫来幼儿园亲自给他擦屁股,硬着头皮跟那小男孩的家长道歉。

哎呀,小孩子嘛,光己尴尬笑着道。她想,果然人最后都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平生最厌恶这句话的自己想不到有朝一日也说出来了。

初中背着光己去学了架子鼓,当着老师眼皮子逃课白天去参加比赛,下午回家,诓骗自己在学校认真学习,结果最后事情败露,她才发现自己被这臭小子诓了两个星期,最后你说他又得了一等奖,考试又是校第一,揍又揍不下手,自己还得去当家长代表发言,任劳任怨。

当时爆豪光己心里一边怒骂自家儿子,一边站在讲台上发言,她对这一切早已驾轻就熟。

爆豪胜己很小的时候就是跟着光己生活。她是公司高层,做事雷厉风行,说话斩钉截铁,独自抚养爆豪胜己免不了遇到飞短流长,造谣中伤,然而她忙的要死哪有闲暇时刻管那些闲言碎语,最后她惊愕地发现放养的爆豪胜己早就经历敲敲打打各种磨砺锤炼,优秀得足以让所有人闭嘴,坚韧得百折不挠,做事只管着自个开心,结局又能让所有人心悦诚服,与他乏味的味觉截然相反,上天赋予了他将来丰富多彩的归途。

爆豪胜己那个时候太过年轻,不知道上天馈赠他的天赋与礼物,早已暗中明码标价,等待他的未来将会更加艰难。很多人只觉得他仗持天分太过骄傲。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

前路漫漫,多少人走不到这条路的终点,许多人一辈子就没走完,最终迷失在半路,成了自己曾经最厌恶的人,以后的各种抉择做的难以上青天,但是他一定会去走,人生一事不为则太长,欲为一事则太短,这是他选择的未来,他会一头奔向他早已选择好的结局。

爆豪光己从未缺席过他的家长会,他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明了,他站在教室外听着里头光己的讲话,走廊外的同学向他投去倾慕敬佩的视线。

人类之间的悲欢并不相通,爆豪胜己的母亲从不缺席家长会,隔壁班那个小个子男生因为父亲去世,已经很久没人来过学校了。

测不准关系说,粒子的位置与动量不可同时被确定。

爆豪胜己没想过跟以后跟绿谷出久的关系。

他们之间的关系,不确定又测不准。就比如说爆豪胜己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切岛废了好大的口舌功夫才把爆豪胜己拉到了社团练习室,路上给他塞了张宣传单让他看,嘴里一会念叨着“比赛”一会“新成员”,语速快得跟个机关枪,爆豪胜己觉得躁耳朵,稍微走快了一两步,他摊开宣传单,是本市将来举办的最盛大的比赛,早已闻名遐迩

爆豪胜己上一年高一的时候跟着社团参加过这个比赛,当时他还不过是社团一个小角儿,结果比赛出乎意料拿了个第二的名次,爆豪胜己猜想绿谷出久当时就坐在那一场比赛的观众席上。那时社团的前辈现在艰难投入到了最终考试的苦海中作舟前行,当时的小学弟现在一跃成为社团大佬。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经切岛的提醒,爆豪胜己才注意到乐队的新血液该补充了。

切岛叹了一口气,捶胸顿足表情惋惜,“两位学妹真是太可爱了。不过真是太遗憾了,本来我们想着招一个符合你口味的小学弟激发你的主动性,可以让你对社团上上心,以后三天两头往乐队跑,可惜了社长一番苦心,还是没能找到能力优秀又符合品位的人,遗憾啊遗憾死了。”

爆豪胜己呛了一下,他倒是很好奇他们认为什么样的人跟自己天生一对,佳偶天成。

“你们做梦吧?别在我身上做算盘,我他妈宁愿跟烤肉过一辈子。还有为什么你们都觉得一定要给我找男的?!”

切岛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了然于心地口吻,“我们这不没找到吗。还有要是你多往社团走两步,我们也不会想出这种法子。”

说着切岛觉得自己身为副社长嘴里苦涩得不行。社长多次拉着他放学后倒苦水,借酒消愁,伏在他的肩头痛哭流涕。

“苦啊苦啊,当社长苦啊……!人生如逆旅啊,莫使金樽空对月啊,安能使我不得开心颜啊!”

每当这时切岛只好战战兢兢勤勤恳恳认认真真地拍着社长的肩膀,“社长别哭了,天生我材必有用,柳暗花明又一村,病树前头万木春。”

社长的泪流的更甚,“是啊,我是病树,我是沉舟……”

一言难尽,悲从中来。

切岛伸手用手背敲了敲练习室的门,带着爆豪进去,他猛地一掌拍到爆豪胜己的后背上,用招呼大家来看耍猴的语气大声喊,“丽日、梅雨同学,来来来,这个就是那个就不露面遮遮掩掩的学长了啊,爆豪胜己,你们怎么叫他都行,友情提示一下千万别跟他出去吃饭。不过我觉得他也不会单独约你们吃饭的哈哈哈哈。”

末尾切岛哈哈笑了好几声,迎接他的是丽日跟梅雨的沉默,她们都没接话,爆豪胜己觉得丢人瞪着他,空气中弥漫着微妙地尴尬。

“不跟爆豪学长出去吃饭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是单身吗?”梅雨眨眨眼,看见切岛投来请求救场的眼神,善良地开了口。

切岛连忙说,“不不不他是单身的,但是这小子眼光品位比较特别……嗯?还有一个人呢?”他举目四望,没看见那个超过报名时间晚上突然私信找他态度诚恳的学弟,最后切岛跟社长商量了一下觉得他能力跟态度不错便破格通过了。

丽日往门外看了看,跟梅雨很有默契地往门外指,“他刚才接了一个电话就先出去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今年招新的人并不多,每年新老成员交接认识是重中之重,爆豪胜己去年本就对这些礼数不上心,他到现在还没叫全上一届成员,被切岛强行带来本就心里憋着一口气,那个迟迟未现身的新学弟更是让他不耐烦,向切岛甩了甩手转身就走。

“知道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认识。”撂下这句话,莫名感觉眼皮在跳,爆豪胜己说着打开门,觉得嘴巴有点涩肚子开始饿了,想回去喝点水,迈开步子往外走,脑子想着今晚吃烤肉,一走神没看路,门还没走出去怀里就撞上了个人。

他的眼睛往下看去,一眼就看见那抹绿。

真他妈造孽啊,爆豪胜己觉得脑壳疼,一种很尴尬的心情涌上心头。

绿谷出久捂着鼻子往后退了一步,不知道是爆豪胜己的胸肌太过坚硬还是自己走路太快,他的鼻子撞得可疼,眼泪都差点挤出来。

爆豪胜己脸绷得紧巴巴,语调也生硬,“绿谷出久?你怎么在这里?”

绿谷出久闻声后背瞬间僵硬,他的眼睛睁大,快速地在爆豪胜己的脸上扫了一下,脸上立刻洋溢着开心,可却立刻低下头,“我是新成员啊,以后,以后请前辈多多指教。”

余生漫长,他爆豪胜己只想自己一个人瞎过,不想多指教。

切岛看他俩之间微妙的氛围,一拍手,“得,原来你们认识,那真是太好了。诶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从没听他说过?”

绿谷出久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他快速抬眼看向爆豪胜己的眼睛,投来祈求的眼神。本来绿谷出久就好看的脸蛋看着可怜兮兮地等着爆豪胜己去救他。

像一只猫爪爪挠着爆豪胜己的心头。

就,想戏弄戏弄。

爆豪胜己咧嘴笑,“噢,就昨天晚上……”

切岛还真认真地回忆了,“昨天?昨天晚上我们几个不是一直一起的吗,先去了火锅店,然后……咳。”

绿谷出久的脸一阵白一阵红,爆豪胜己看见他的手悄悄地抓紧了裤子。

自诩还算是答应了人家,爆豪胜己闷着声音,“是啊火锅店狗屎头你忘了?”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印象……”切岛看见他走出门,连忙叫住他,“喂!今晚整个社团聚餐你去不去?”

门被关上了,爆豪胜己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不去,让新成员吃顿好。”

切岛尴尬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笑脸打圆场,“他就这个样,所以到现在还单身,别理别理,今晚我们整个社团去聚餐,你们想吃什么?”

爆豪胜己出去后买了瓶水,猛灌下几口后嘴巴不再感觉涩了,估摸了时间休息时间快结束了,他快步跑回教室,草丛旁的一个说话声引起了他的注意,脚步不禁放缓。

这人怎么那么多电话打?

绿谷出久懵然不觉有人靠近,端着手机放在耳边压低声音,“嗯我刚刚在文学部社团活动……”

爆豪胜己眉间力道加深。

“嗯好我会的,妈妈我今晚晚点回家,拜拜。”说完挂了电话,绿谷出久将手机收好一转身就被吓着,身子抖了抖。爆豪胜己含讥带讽地盯着他发红的脸,讥诮地哼了声。

“哇你,你全都听见了?”绿谷出久像是做了错事被抓到的老实学生,双手被在身后,两只脚尖合拢又分开。

爆豪胜己挑眉看他,“没,不过加我们社团就这么难以开口了?”在此前爆豪胜己还从来没体现过一次社团荣誉感。绿谷出久的眼里快速闪过一丝惊慌失措,却也不解释,爆豪胜己感到心头一点愠怒,说不上来缘由,他作罢离开回教室。

手臂被轻轻扯着。

爆豪胜己目光灼灼地看着扯着自己手臂衣服的绿谷出久,他慌乱地放开。爆豪胜己有种错觉觉得他脑袋上的头发此时乱蓬蓬地,就很想替他揉揉顺顺。

“我爸爸在我初中的时候离开我跟妈妈了。”绿谷出久突然说,声音有点干涩。

“这有什么,”爆豪胜己被他突如其来一句话说懵了,满不在乎,“我从小就跟我妈,有什么不一样?”

卡尼曼的前景理论指出,人对痛苦的感受,比快乐敏锐多了。可爆豪胜己天生就对痛苦迟钝多了,尤其是别人的。

风和日暖,旁边走过一对嬉笑打骂的情侣,隔着一条路外是教导主任严厉训斥的声音,绿谷出久在对他讲话,爆豪胜己只觉得他的人生偶有插曲其余风顺帆正。

绿谷出久露出牙齿浅浅地笑了,“就是想说我妈妈希望我能平平凡凡,甘于普通,所以我骗了她。所以麻烦小胜你再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吧。”

骗人这事爆豪胜己从小到大做了不少,对光己更是数不胜数,好在他总能上交一个好结果,败露被打也没太疼。

最可怕的是努力用尽,机关算尽,艰难代价付出各种,最后迎接的只有失败。

“无聊死了。”爆豪胜己扭头不再看他,他有一种预感,绿谷出久曾经不余遗力去做过一件事。

惨烈地失败了,代价惨痛。

爆豪胜己这个年纪,追逐成功,觉得努力可以取得大部分东西。他很难去理解那些失败,他总是认为那是别人偷懒不够努力,他无法是理解其中的苦楚与不易,若是能成功谁愿意甘于平凡。

平生第一次,爆豪胜己在想,如果自己的运气是一盒饼干的话,他还是可以分一块给绿谷出久的,这个可怜鬼。

他将自己的手上喝了几口的水瓶递给绿谷出久,他性子又傲嘴巴上还不饶人,“我有那么多时间在乎你?嘴唇干得起皮声音还哑,我们练习室里水没有一瓶?”

绿谷出久一愣,傻乎乎地接过。

爆豪胜己语气严厉,“快喝。”硬生生把绿谷出久那句“不用了我回教室喝点水”给逼回去了,绿谷出久被他盯着快速揪下瓶盖,举着水瓶猛地喝下几口。

呛了。绿谷出久咳嗽起来,憋红了脸。在想自己怎么惨总是被爆豪胜己撞见秘密。

透明的液体顺着嘴角留下,在下巴滴滴答答流下来洇湿了校服的衣领,眼角是被呛出的眼泪一二。爆豪胜己一番好心结果像是自己在欺凌他,心中有苦说不出。

上课偶有想起柔软的嘴唇覆上瓶口,那是他也同样碰过的地方。

十七岁的爆豪胜己想,世界上的大部分东西都是可以靠努力得到的。

下午放学后他一个人在练习室练了几个小时,其他人早就放学后去聚餐,出来时暮云叆叇,云霞灿烂,低空麻雀扑腾掠过,攀上了切割着天空的电线。爆豪胜己又看到昨天那家火锅店的招牌,不过他今天不太想吃。

今天似乎命途不顺。

几个从小学就跟爆豪胜己有过节的人围上来,找他麻烦,脸上堆着冷笑,“这不是爆豪胜己吗,鼓打得还好吗,今天给我们瞧瞧呗。”

本来下午一个人练习时爆豪胜己兴致就不大高。

那些人没上高中后流连于各种场所学了不少浑话,说了几句触到爆豪胜己就火了,他本来性子就硬,还没等那人挑衅完就一甩手一脚踹上他的肚子,油锅立刻炸了,那些人瞬间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棍子朝着他抡过去。

他硬挡,顺便又解决了几个人,心里嘀咕今天命里犯了什么冲,之前结下梁子几年没见过面的人都能遇到。

“诶我草!他还有同伙!”混乱中有人喊道,突然倒下了。爆豪胜己一愣,他还没看清一只手拉住他,他听见熟悉的声音说,“快走啊,小胜!”

他被拉着小跑了几部,爆豪胜己咬牙他觉得自己还能打几个,然而他加快了速度,反而拖着先前拉着他跑的绿谷出久狂奔起来。

红日西沉,天空像是燃烧了一般,此时距离日落天黑还有些时间。

爆豪胜己停下来,在他身后的绿谷出久双手撑着膝盖粗重地喘着气,“你怎么惹上……”

“惹的人太多了,不太记得了。”爆豪胜己冷着脸实话实说,他皱着脸看他,“打架跑的比谁都快,真的是废久啊。你不是去聚餐了吗?”

绿谷出久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别处,“我请假了。”

“啊?”爆豪胜己摸不着头脑。他突然发现绿谷出久的眼圈有点红,怕不是前不久才哭过,“怎么?废久告白失败被甩了,可怜啊。”他故意说着嘲讽他。

绿谷出久抬起眼看他,绿色的眼睛里有点水色,急促地解释,“小胜你别胡说,我是去做兼职不能请假,刚刚是被老板骂了……不说了。”

爆豪胜己抓到了关键词,皱眉问,“你高中还做兼职,是补贴家用?”他想起绿谷出久今天说过他家只有他跟妈妈,于是猜想是不是经济拮据。

“啊不是,我高中毕业后有事情想做。前辈也有毕业后一定要去做的事情吧?”绿谷出久问出了这个问题,而这个答案绿谷出久自己内心早就回答了。

他绿谷出久有。宏伟壮丽的东西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等着他,逼仄的学校里做完的每一道题上过的每一堂课,都离那个时刻更近。徇烂密集的流星雨燃烧着整个夜空,游轮驶过电闪雷鸣的大洋海面,喷涌数千米高空的热带火山,遍布整个天空的高纬度极光,发出嘶哑尖叫破裂缓缓坠落冰洋的蓝色冰山,这些事物将在未来的某一天等着自己去见证。

爆豪胜己看着他,嘴角勾起笑,似乎窥探到了他看似普通外表下蠢蠢欲动的心,“废久的这条路似乎艰难死了,下午看来给老板骂的很狠。”

这句话似乎把绿谷出久的心戳得疼死了,他叹了一口气十分泄气,“嗯……”他斜着眼看了爆豪胜己一眼,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开口,“今天在社团谢谢前辈帮我。”

过了好一会爆豪才想起具体是哪件事。

肚子突然饿了,今天他爆豪胜己不想吃火锅了,他突然想吃烤肉了。

绿谷出久有些丧气的脸眼睛闭上又睁开,打起气顿时精神气提上来,声音清朗而温和,“算了不想了,心情不好的话——”

“就去吃烤肉吧!”绿谷出久侧头说,“前辈一起吗?”

爆豪胜己心里一动,然而抿着嘴唇,“别,我口味特别重。”

“我知道,”绿谷出久点点头,隐含着笑意,“昨天我就知道了。”

爆豪胜己惊诧地看着他,突然想到了,“切岛说看着废久熟悉我还以为他是傻了,我去,其实废久你真的就是在那家火锅店做兼职。”

那些模模糊糊地印象突然出来了,昨天吃火锅,切岛他们叫来那个帮他们拿小碗装清水的服务生,就是绿谷出久。

那家火锅店的老板凶神恶煞,想必呵斥起人来毫不含糊。

爆豪胜己那就么随口一说,“那么努力赚钱,废久你该不会是为了喜欢的人吧?”

绿谷出久突然沉默了一会,脸上的笑容一紧,认真地摇了摇头,“我没有喜欢的人。”然而脸上似乎带了点阴霾。

“哦,不丢人。”

烤肉时,绿谷出久亲眼看着爆豪胜己撒了一碗的红椒黑椒孜然粉,再搭配上该店特供蜜汁酱料,闻着那味绿谷都觉得嗓子疼。

爆豪胜己用尽浑身解数,想着将自己最高超的技艺展现给绿谷出久看,给他分享分享自己独家特质烤肉,期待绿谷出久嘴里能吐出几字赞美。

绿谷出久动了两筷子,味道太重,又呛着了,咳嗽得脸都红了,眼角还挂着点眼泪。

“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是,咳,吃不了辣……”

爆豪胜己面无表情地递给他一杯冰水,觉得自己有种自取其辱式的孤独。

十七岁的爆豪胜己想,世界上的大部分东西都是可以靠努力得到的。

绿谷出久不是。他不是东西。

绿谷出久突然又直起筷子,快速夹上一碗,认真地模样好像在对付一场万分艰难的考卷,他因为被辣到了喉咙脸色还在发红,额头冒着一层密密的汗,突然夹起一筷子放进口中恶狠狠地咬,完全不凶,反正看着有点儿心疼又好笑。

“原来可以这样做的吗,前辈的口味实在是太……唔啊,好辣,好痛……”

“要你命那样,”爆豪胜己单手撑在桌子上托着自己一边脸看着他,看着这个吃不了辣的人的拼死反抗,面无表情地举起另一只手招呼来了服务员。

“再上一盘肉,不加辣。”

——tbc——

评论(8)
热度(340)

© 南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