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槐子!最喜欢草莓啦】
目前陷在小英雄坑
大家的评论都有认真地看w
目前是一只天天摸的咸鱼……
遇到大家后感觉世界都变得闪闪发光
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文字
欢迎私信戳我,可以回答问题做树洞可撕逼呀

[轰出胜] 和偶像练习生 02

无个性设定 偶像pa

全网黑偶像耿直boy咔→练习生久←家财万贯兴趣使然演技差轰

然而绿谷是他俩的CP粉

注意没有轰爆

大三角甜不虐 OOC注意 撞梗致歉


前文链接: 01


第二章

————————

04

知乎:亲手拆开挚爱的CP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炸猪排饭君:

不请自来。

先占位,几个月后再来回答。

悲伤到颤抖着手指打下这行字。


05

绿谷出久挺直脊背,双手握拳放在膝盖上,额头不停地冒汗,心跳得跟第一次去告白似得。深吸了一口气,拿过旁边座位上放着的袋子,放在大腿上用膝盖用手指紧紧捏着,提着的心才略微放缓。

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去到剧组。不出意外,他也会见到轰焦冻。将要见到平日里心心念念的爱豆,亲眼去看他的盛世颜,绿谷出久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四大墙头之一的轰焦冻,自出道以来便有着非常厉害的资源。刚出道时十七岁就出演著名国宝级导演的电影,在那部大牌戏骨云集的电影里混了个脸熟。

之后各种别人削尖了脑袋抢破头争夺的影视资源与代言一大半都被他闷声收入,圈内知名的编剧与制作人他几乎都接触合作过,去年光是顶尖时尚杂志的封面就上过二十一次,仅次于同时期的爆豪胜己。传闻他资源好到一摞子导演的资料摆在他面前,公司问他看哪个顺眼就往哪个挑。

轰焦冻能拥有如此资源的重要原因是,身为现在隶属娱乐公司老总的儿子,他就算只是有点兴趣在娱乐圈玩,他家也有钱任性足够支持。

饭圈有句话描述他非常到位,一手好牌被打坏,他的演技非常微妙。

如果真的如传闻所说,轰焦冻只是兴趣使然不过只是在娱乐圈玩个几年,顶尖资源手到擒来,关于他的演技为什么如此微妙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最简单的例子如同他上一部出演的青春电视剧。

女主角泪流满面面色通红,泪珠子顺着面庞往下掉,紧咬着下唇,上身微微颤抖,演技不愧为当代四大小花之一,实至名归。

她一抹脸上的泪花,哽咽道,“为什么要为了我做这些呢?一直以来明明是……是我……在拖累你……”

轰焦冻平淡地看了她一眼,“因为你犯规了。”

女主角一愣,缓缓抬起头,眼角还挂着泪,颤抖着嘴唇问,“什么意思?”

轰焦冻依旧没有什么表情,镜头给了他一个脸部特写,然而他压根没什么表情跟语调变化。

“因为你可爱到犯规了。”

语气跟对打饭阿姨说“我要两碗饭”没什么不同。女主角内心在怀疑人生,她的脸在轰焦冻眼里看着跟个大妈没个区别吗!

导演喊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这条过了吧过了吧。”

最后这部被爆豪胜己讽刺的电视剧就真的这样播出了,一举拿下同时段收视率全国第一。靠着精良的制作、轰焦冻的颜跟女主角的演技硬生生撑了四十八集。

绿谷出久却觉得,轰焦冻的演技并不只是网上评论的那样。

他看过朋友给他发的轰焦冻高一时期在校演出的话剧,话剧那是比演电视剧跟电影难度还要高的存在。那部话剧整场只有一个角色,便是轰焦冻出演,剧情十分枯燥乏味。

但是怎么说呢,绿谷出久透过十分模糊的分辨率,就是这么被惊艳到了。

惊鸿一瞥,掠过心尖。

所以说,这样的轰焦冻,怎么会来跟自己搭CP?绿谷出久真的想不明白,心里担惊受怕,在猜想这是不是一个局。

坐在前座开车的经纪人透过镜子看到绿谷出久紧张的模样,善意地安慰他,“别太紧张,刷一刷手机放松些。”

绿谷出久一愣,立刻拿出手机点开刷一刷小号首页,缓解一下心情。然而一打开他就被满屏爆满的“吸欧气”给淹没了。

我这是……中奖了!当了那么多次分母的绿谷出久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能给幸运之神眷顾。

绿谷出久看见是爆豪胜己圈的自己,嘴角的笑容消失。

绿谷出久手指颤颤巍巍地点开那条信息,发现原来是昨晚爆豪胜己发了条微博转发送电影票,当时自己顺手转发了,竟然没想到欧气用在了这里。

奇怪的地方是,一般这种情况是官博发一条[恭喜XXX等X名用户获得奖品。官方唯一抽奖工具对本次抽奖进行监督,结果公正有效。]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爆豪胜己本人账号直接圈了[@炸猪排饭君,你中奖了,今晚给我记得过来看电影]。

口吻直接又强势,一看就是出自他本人之手。

爆豪胜己的新电影他也还没来得及看,最近的场次早就爆满,票都排到了一周后。绿谷出久晕乎乎地把自己的地址发给了圈了自己的爆豪胜己。

车很快到达了剧组,绿谷出久再次捏紧了包裹,下了车。

一个年轻女性接他。绿谷出久认出来她是轰焦冻的经纪人,他的姐姐轰冬美。

双方自我介绍之后,绿谷出久忐忑地打开袋子,拿出一小袋曲奇递给轰冬美。

“轰小姐这是我昨晚跟妈妈一起做的曲奇,如果您不嫌弃的话……”

轰冬美高兴地接过,看着被贴纸封口的独立包装里的黄油曲奇,由衷地感叹,“饼干做的真可爱。”

绿谷引子告诉他,无论身处何处,懂礼貌总不会吃大亏。

一路上绿谷出久见到工作人员打招呼时将自己袋子里的饼干发给他们,绿谷出久走后听到两个小编剧在背后笑着小声道,“真可爱呀笑起来真的跟节目里一样。”

绿谷出久还是不太习惯,听着耳朵发红。

他看着轰冬美的背影,犹犹豫豫地开口,“那个,轰小姐,请问轰君他,他好相处吗?”

 “绿谷不用太担心的,焦冻他虽然不太喜欢主动攀谈交流,但是想要相安无事地相处还是很简单的,”轰冬美顿了顿,“上回剧组里他遇到个很讨厌的演员,他只是不理睬,也没搞出些激烈的矛盾出来。”

绿谷出久点头如捣蒜。

“安心啦,焦冻人蛮好的,我相信这几个月他不会讨厌绿谷你的……他在那边。”说着他们远远看见了轰焦冻坐在椅子上翻看剧本,轰冬美立刻招呼他过来。轰焦冻看了他们一眼,放下剧本在椅子上,朝他们走来。

绿谷出久心一紧,仿佛被狠狠擒住了。

轰焦冻的粉丝都知道,他并不太上镜。照片固然好看,可是相比起视频里跟动图就稍差。现在真人朝绿谷出久走来,绿谷才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什么是不上镜。

他的脸很小,身材颀长,迈着一双长腿。绿谷出久就觉得,自己这种刘全有不适合站在轰焦冻的身边。

轰焦冻站在他们面前,视线首先在绿谷出久身上扫了眼,很快便收回。

绿谷出久手心冒汗,身子微微前倾,微微胆怯地露出笑容,伸出手摊开递给轰焦冻饼干,“轰君你好……我,我是绿谷出久,前一阵子参加了《偶像练习生》的节目,还是新人,非常非常期待之后的合作!”

绿谷出久另一只手悄悄抓着自己的裤子,即使是轰冬美说轰焦冻比较好相处,还是紧张得要死。

轰焦冻盯着他手里的饼干,却迟迟没有接过。

绿谷出久感觉不太对劲。

“这个是我自己做的,我不太清楚轰君的口味,所以可能……”

“现在的娱乐圈里人这么少了吗?”轰焦冻收回了目光,别过脸,“什么人都往剧组里塞。”

绿谷出久花了好几秒才理解了他的意思,呆呆愣愣,感觉心又凉又痛。

轰冬美也惊讶地盯着他。

焦冻之前可是从来不这样的。

轰冬美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打着圆场,“绿谷在节目里表现非常好,综合能力也很强,加深了解还是需要多多交流的。”

轰焦冻重新快速看了他一眼,随即转身离开,“他看上去平平无奇。我走了。”

他走后,轰冬美连忙对看向绿谷出久,预料之中他低着头看上去十分泄气。

“绿谷,你不用在意……焦冻他只是,恩,没睡好吧……”

绿谷出久吸了吸鼻子,抬起头稍微振作了点,“没关系我知道的,都是因为我比较菜吧,之后我会,努力向他证明我自己的。”

轰冬美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放好心态去熟悉一下剧组。

绿谷出久感觉心抽着疼,思前想后,实在是没想出来,自己到底哪里惹到轰焦冻了。

难道是……因为轰焦冻被迫要跟自己捆绑,拆了跟小胜的CP?

那这真是一口掺了玻璃渣的糖。绿谷出久一边心痛一边磕糖。

一天的准备工作完成后,轰冬美腰酸背痛地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上,快速巡视了一眼自己的桌面,立刻发现了不对,问隔壁的丽日御茶子,“是丽日吃了我的饼干吗?”

“什么饼干呀?”

“绿谷给的。”

丽日眨眨眼,摇了摇头。

轰冬美暗暗感觉奇怪,绿谷几乎给了所有剧组工作人员饼干,怎么还会有人拿自己的。难道真的那么好吃吗?

她打开电脑,发现自己的桌面莫名其妙多了一个视频网站客户端。

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感觉突突地疼。

我一定是太累了。她想。

绿谷出久收到了快递包裹,里面是寄来了中奖的两张电影票,时间正是今晚。绿谷出久还没火到出门会被围得水泄不通的地步,剧组收工后揣着票就往西门口走。

这个门比较偏僻,但是距离电影院近。绿谷出久却总感觉有点发毛,不禁快步走了几步,突然一只手放到了他的肩膀上,绿谷出久一转头便看见一个黑发带着墨镜口罩的人在自己身后,下意识地以为是私生饭,差点喊出来。

那个人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绿谷出久瞪大眼睛正准备反抗时,对方另一只手将墨镜往下拉,露出了一双异色的眼睛。

“别怕,是我。”

——————tbc——————

评论(51)
热度(1898)

© 南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