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槐子!最喜欢草莓啦】
目前陷在小英雄坑
大家的评论都有认真地看w
目前是一只天天摸的咸鱼……
遇到大家后感觉世界都变得闪闪发光
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文字
欢迎私信戳我,可以回答问题做树洞可撕逼呀

【轰出】 王子的谎言

异世界王子与龙paro

轰出only 人物OOC注意

全文共3400+


——————————————

小时候绿谷出久睡前总会听着那些老生常谈的故事睡觉,壁炉里红红的炉火燃烧,妈妈的声音在耳旁萦绕。

什么英勇少年临危受命啦,救出公主啦,开始了新的冒险啦。绿谷不想去成为王国里王子,他想成为骑士,挥舞着金光宝剑,跟着伙伴一同斩杀恶龙。

绿谷出久没有成为骑士,他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远了。

因为他变成了王子。

还是假的。那是他六岁的事了。

 

一下子就过了十年,绿谷变成王子待在城堡一眨眼就长成了少年。可他成为一个王子的事原本就是个谎言。

轰焦冻问他,你为什么会成为王子。

绿谷出久像讲故事一样三言两语就讲完了,说得比他小时候说得睡前故事还简短。

就是小时候村子里出了事啊,恶龙来了,红色的火就烧了上来,就只剩下我了。唉,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说了,没关系的。

骑士长轰焦冻沉默了会,说,对不起。

嗯,没事的。刚刚说到哪里了……只剩下我,没有妈妈了。国王的儿子刚好那个时候去世了,他要一个继承人稳定内政,刚好又遇上我了,所以我就被收养了。

绿谷出久那个时候在舞会上喝了点酒,口齿还有点含糊不清,絮絮叨叨总算讲了个清楚。

但其实也没讲透,绿谷出久落了一身伤痛病疾,十年前国王看见他时,双手骨折寸裂皮肤皮开肉绽,硬是咬着牙挺过了那一劫。他的手落了后遗,挥舞不了金光宝剑,自然也不能成为骑士去斩杀恶龙。

轰焦冻想了想,很认真地安慰他,要不你今晚可以端着我的剑挥一挥吧,今晚就当你是骑士,是英雄。

别了吧,那是轰君你的剑。绿谷出久说,说着说着就淌了眼泪,又继续说,英雄是不会像我这样哭的。

绿谷出久其实说了谎,他想碰轰的剑很久很久了。

不会的,就算是英雄也会有流眼泪的时候,轰焦冻慢慢地说,你一定可以成为英雄。

 

绿谷出久就像是王子里的灰姑娘。

国王对外说了个王子的谎言,绿谷出久这个假王子,这个存在也就是帮失去儿子的国王维持统治而已。绿谷也想不透这种荒唐的事情久发生在他的身上。

在城堡里,绿谷的日子不比在村子里轻松。国王能骗得了其他人,城堡里的其他佣人唬不过。

虽然没有虐待绿谷,可饮食起居都是当时的绿谷一个人完成的。衣服他一个人洗,饭他一个人做,舞会还得一个人参加。

他们都说绿谷出久不吉利。可轰不这么想,他一直跟绿谷说他幸运。

 

绿谷来到城堡不久就认识到了轰。

绿谷出久当时两只手还缠着厚厚的纱布,他到了院子远远地看见一个红白发的男孩子挥舞着剑。

绿谷出久平时怯怯的,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就走上前搭话了:

请问你是预备骑士吗?

轰焦冻抹了抹脸上的汗水,转头看他,表情未变。

嗯是,你怎么知道?

绿谷出久指了指他手里端着的剑:这把剑这么好看,就是骑士的剑嘛,我小时候一直想有一把这样的剑,我太喜欢,我……

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看着这个跟他年纪不大的小孩,手上还缠着布,脸上的淤青还没消,眼睛里却淌着光,有些哭笑不得:知道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绿谷这时候反倒是胆怯起来了,我想拿一下。

不行。轰焦冻拒绝,走了,就留给六岁的绿谷一个背影。

 

可第二天他又来找绿谷了,绿谷张着嘴还是盯着他手里的剑看。

轰焦冻拿他没办法。

你就看着我。轰说。

绿谷:……你真好。

 

绿谷就跟轰认识了,轰训练太刻苦了,绿谷没见过训练外跟其他人讲话,整个人冷冷淡淡的。

绿谷其实身体不太好,走不了远路,可他的思想却像个长着翅膀的独角兽一样,一不留神就迈开四条腿跑到了哪里。梦里都在成为一个英雄去斩除恶人。

有时候心情好了,嘴巴开开合合不停,念叨着昨晚的梦能洋洋洒洒讲一个下午。

听着轰有时候都想在他嘴巴上条拉链。可转头对上绿谷明亮如初的眼睛,想法总是变,就想,算了随便他吧。

 

轰焦冻总说绿谷很幸运。可绿谷刚开始不信,后来好像也被轰说服了。

绿谷下一年生日的时候,身为一个假王子自然没人给他过生日,轰倒是来找他了,说是逃了晚间训练。

绿谷之前在村子里也没过生日的习惯,多吃一个鸡蛋全当礼物。轰倒是准备齐全,他不知道在哪找来个蛋糕,点上了七根蜡烛,跟绿谷说许愿。

我的愿望是……

轰打断他,愿望不可以跟别人说。

绿谷笑眯眯地说,你不是别人啊。

轰只好作罢。绿谷双手合十立在胸前,一字一句地说。

我一定要成为英雄。

轰焦冻点点头,一字一字地说。

你一定会成为英雄。

 

绿谷出久自己心里也明白,他的手是不可能挥起剑的。这是他的谎言。

但是,谁规定愿望一定要实现的,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勇气跟运气的。绿谷还做过梦,梦里妈妈还在,依旧睡前在他的耳边讲着睡前故事,醒来还是觉得梦里好。人都是要梦才能存活的。

所以呢,绿谷出久有了个新想法,他不要做王子了,他得逃跑。

 

可比逃跑更可怕的是舞会。绿谷出久又一个人被迫参加了晚会。

他这个便宜王子,自然没有公主看得上他,没有人邀请他跳舞。绿谷出久也是侥幸,他最不会应付这种场面,于是一个人窝在舞厅角落喝了点酒。

昏昏沉沉就睡着了。

醒来发现自己靠在轰的背上,他正背着他回去,否则绿谷一个人是回不去的。

绿谷出久当时脑子一热就说出来自己可怕的想法。轰焦冻身为骑士长,可能还会把他抓起来关住,可绿谷就是想告诉他。

轰答应了。说他会帮忙。

以为还会有多可怕,轰焦冻说,只要有时间,我会一直帮你。

为什么。

只要你需要,我就会来的。绿谷,你还需要我吧?

绿谷出久迷迷糊糊地点点头。他的确需要轰焦冻,不只是他的剑。

 

轰焦冻果然没说错,绿谷还是幸运。

他还没开始他的远大计划,天就来帮助他了。

来的是一只龙。

他把绿谷抓走了。

 

天下龙那么多,有专门烧杀强掠的龙,也有这种专门抢公主的龙。

绿谷的国家没有公主,只有他这个假王子。于是这只金光灿灿的龙就跑来承包把他抓走了。

这只龙化作人形,他说他叫爆豪胜己,说出了他身为龙最想说的话。

你就叫吧,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

绿谷从小身为英雄,想斩除的不是这种傻里傻气的龙啊,他失望极了,委屈巴巴:你干过坏事没有?

干过,爆豪胜己怕被他看清,逞能,我做过的坏事多了去。

绿谷出久见过真的恶龙,所以他一眼就看穿了这只龙的谎言。

我会把你杀掉。爆豪胜己吓他。

那就麻烦你了,龙先生。绿谷很有礼貌地说。

爆豪胜己沉默了,心想这个王子怎么这么傻。

最后,龙说,算了,我放过你了。

 

其实,这只龙也说了谎言。他才不是真的龙。

他只是长了个翅膀的蜥蜴,比较帅的那种,在天上飞的时候还真的能唬住人。

成年后不知道要做什么,于是想起了小时候听得童话故事,飞去了城堡里抓人。

 

爆豪胜己还想说什么,轰焦冻总算追来了。他冲进了山洞,身上的衣服风尘仆仆,可脸上却很干净,由于逆着光,轰的轮廓带有一圈若隐若现的白光,整个人显得模模糊糊的。轰的眼睛仔仔细细地把绿谷出久上下看了个遍,唯恐他被假龙吃了几个胳膊几个腿。

他手里端着的剑发着金光。

 

爆豪胜己失去了兴趣,他身后变成了翅膀,化作了龙形飞了。

轰焦冻看着爆豪胜己的背影,淡淡地对绿谷说,这家伙不是真的龙。

嗯……大概看出来了,我也对他说谎了。

不是龙也好。轰焦冻说,你还没有成为英雄斩杀真正的恶龙。

噢,对,我们现在已经逃出城堡了,绿谷出久突然意识过来,对着轰笑,那我们走吧。

我会陪着你。轰焦冻说,但是似乎犯了难,他看了眼遥远森林后的城堡,国王会追上来,你很容易被抓回去。

轰焦冻转头看他,没事的,我说过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帮你。说着他取下自己的剑鞘,将自己的宝剑放进去,郑重其事地双手交付给绿谷。

绿谷,你先拿着剑走吧。解决好国王那边的事,我就来找你。

真的?

嗯。我说过,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来。

 

绿谷出久圆圆的眼睛再一次发着光,他的视线不再离开那把剑,那是轰的剑,也是他的剑。

无论他成为什么样子,轰依旧把他当做一把剑,上头落着血,只要没有粉身碎骨,便不会失掉剑气,闪着光。

绿谷出久哽咽了,说:……你真好。

轰说,去吧,假王子绿谷。你的谎言我早看出来了,剑很喜欢吧。

绿谷出久惊讶的抬头看他。轰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你快走吧,时间快不够了。

绿谷出久一抹眼泪,拿着剑走了。

轰说得对,他是幸运的。

他身为王子的谎言被看破了,剩下的便只有一番诚挚的心,绿谷相信,轰会跟上来,跟他一起走。

他会成为英雄。

 

轰站在原地犹如一桩雕像,看着绿谷渐渐变小的背影直到消失。

爆豪胜己见他在山洞里呆了好久还没走,忍不住又飞下来问他怎么还没走。

轰焦冻没回他。

说起来你也是不容易,能离开城堡来到这。爆豪胜己说。

轰先前说过,只要绿谷需要,只要有时间,他就会来。

绿谷天生就不会撒谎,轰能轻而易举的看穿他的谎言,相反,绿谷出久听不出别人的谎话。

所以绿谷听不出来,轰那句话也说了谎。

 

绿谷应该不知道吧,轰想,他应该不会发现这个谎言。

轰焦冻身为王子的谎言。

关于轰焦冻十年前就已经死去的这件事。

————end——————

评论(29)
热度(521)

© 南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