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槐子!最喜欢草莓啦】
目前陷在小英雄坑
大家的评论都有认真地看w
目前是一只天天摸的咸鱼……
遇到大家后感觉世界都变得闪闪发光
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文字
欢迎私信戳我,可以回答问题做树洞可撕逼呀

[轰出胜] 和偶像练习生 13

无个性设定 偶像pa

全网黑偶像耿直boy咔→练习生久←家财万贯兴趣使然演技差轰

然而绿谷是他俩的CP粉

注意没有轰爆

大三角甜不虐 OOC注意 撞梗致歉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

31

“没事,我来亲自教你。”

绿谷出久呆愣在原地,硬是想破头没想出来德艺双馨人民艺术家爆豪老师——突然亲切善良地提携后辈的理由。

“什么?小胜等等——”绿谷出久思想天马行空、南辕北辙地乱想,脑子差点宕机,精神世界里蹦出能装满一房子爆豪胜己跟轰焦冻的石锤。

然后石锤在爆豪胜己严肃认真又敬业的目光注视下碎裂成了粉干。绿谷出久从小知道他这幅表情,真的能说到做到。

绿谷出久咽了口唾沫往后缩了缩。

“还是不了吧,小胜你不是……”绿谷出久犹犹豫豫,脑细胞都快耗死了都没想出一个拒绝推脱的理由,又不好意思瞎说大实话——“你演技不也不好吗”生怕伤害到偶像爆豪胜己的自尊心,他可是不久前才被全网黑过电影演技翻车现场,绿谷出久现今还处在妈妈粉时期不舍得看他自尊受伤。

绿谷出久一咬牙,干脆破罐子破摔说实话,心想尴尬就尴尬吧,小胜就算不好意思承认也没办法,他绿谷出久早就知道了,一直在真心祝福他们。

 

“我觉得不行,因为轰君……”绿谷出久神情不大自然地盯着他,脸淡淡发红。

“对,就是因为那个家伙。”爆豪胜己强压火气。

绿谷出久没想到他承认得这么快,一愣:“那小胜你为什么?”

“就这个乱改的几把剧本……乱改的剧本,给你加了那么多戏,”爆豪胜己猜这个剧本被改的罪魁祸首猜得八九不离十,眉梢扬起,皱眉说,“难度那么大,到时候被叫停,那个半边脸的家伙还不得陪你演多几次,耽误整个戏的流程。”

根据爆豪胜己的认知,就凭轰焦冻那个尬演水平,就算是把绿谷出久嘴巴亲肿了这戏也不可能顺利,绿谷出久就跟一兔子似得赶鸭子上架丢进了森林里,放到剧组里还不得任人揉捏。

要说绿谷出久表面看着开朗外向,实际对着这些事神经大条得不行,爆豪胜己身为正直前辈,积极宣传核心价值观与正能量,杜绝一切职场潜规则行为,拯救每一位即将落入网的新人。

所以德艺双馨艺术家大灰狼爆豪胜己选择的办法是他亲自给绿谷出久练。

“你练熟了到时候拍戏的时候不就一条过吗?也不用拖着那家伙多亲你几下,多委屈他。”

爆豪胜己狼耳朵抖了抖。

真实地狱空荡荡,爆豪在人间。

 

即将落网的职场新人绿谷出久恍然大悟痛心疾首,小胜绕了这么多圈还是绕回了轰君身上,而且还不怪自己。

人民艺术家爆豪胜己隐藏起他那可坏的心眼:“喂废久,到时候记得反馈一下,告诉半边脸的家伙谁的吻技,不是,我是说演技好。”

绿谷出久难过,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凄凉,他俩还打算把他当工具人间接接吻。

他绿谷这是磕CP把自己给磕进去了。

 

真他妈难哄,爆豪胜己心想,强行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行?”他懒懒地问。

绿谷出久刚洗完澡,发梢也还在往地板上滴水,他垂着脑袋看地板间的缝隙,水低落在他刚洗完澡还淡红的脚趾间,洗过澡身上很好闻,淡淡的气味萦绕泛着清新,整个人白净又没有防备心,爆豪胜己心想他在偶练节目里其他练习生是怎么忍得住的。

“行吧。”绿谷出久惨兮兮就把自己交出去了,小声问,“练习的时候就我们两个?”

爆豪老师噗嗤笑出声,恶劣地打趣他,“你还想刺激点,叫上那家伙看着?”

绿谷出久疯狂摇头。他此时此刻的心情犹如纯良少女被诱骗当了第三者,还得天天在原配见周旋。尽管他疯狂告诉自己吻戏不过是工作,但是——

但是架不住爆豪胜己两道正义的目光,把绿谷出久肚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赶走,只留下一颗“愿你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逐梦演艺圈圈圈的心。

爆豪胜己义正言辞的话给了绿谷出久致命一击,换一个版本就是——原配CP都不介意这些工作上的接触,你绿谷出久身为一个十八线透明爱豆,还有什么屁话可以放?

 

爆豪胜己见他那副失魂落魄,左右挣扎的样子,乐了,语气不禁放缓,用哄媳妇的语气说,“先睡了,废久你先背着剧本,不懂随时问我。”说着把手里的剧本给他,还加一句,“多琢磨琢磨吻戏。”

 

32

论爆豪胜己糊弄人的能力堪比他参加的日本有嘻哈时,flow流畅程度、遣词造句、双押跳押的反应速度、各式句型长短变换的精彩程度,能让他从小到大的语文老师留下两行欣慰感人的泪水。

从小爆豪胜己各方面就能力出众,他老母亲也是潇洒惯了,放养程度堪比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小时候的爆豪胜己每天回来就扯着副嗓子喊。

“老太婆,我饿了。”

“哦知道了。”

“老妈,我牙齿疼,要掉了。”

“哦知道了。”

“我今天又长高了。”

“哦知道了。”

“我今天又给老师表扬了,我是第一。

“哦知道了。”

爆豪光己深刻贯彻佛系家长准则,只要自家儿子不做伤天害理欺师灭祖的事儿,就由着他万物自由生长。

“老妈,我喜欢废久。”

“哦知道了。”爆豪光己眉头都不皱一下,头也不抬,语调跟以上普通对话一样普通,气都不多哼一下,“洗澡去,人家小久干干净净可不喜欢你这种浑身泥巴的脏小孩,我看你就是作业没写完。”

爆豪胜己一脸嫌弃地啧舌,“我没放学就写完作业了,废久还得问我题。”

“哦,挺好,你多教教人家,”爆豪光己仔细一想,瞪他,“你可得对人好点,学习也别落下,高考前不准早恋。”

爆豪光己听了他不满地做了绝对不早恋的保证,就把他丢进了浴室。爆豪光己一贯对这种事情没什么非议,小崽子爆豪胜己做出不寻常的事太多了,到现在她的心早就没个波澜起伏了。

她的态度明显,人家做的事轮不到谁来反对,关我什么事,关你什么事。

 

只是她也天天在爆豪胜己耳边念经,让爆豪胜己牢记母亲教诲,做个好人,对绿谷出久亲切善良点,别把人家吓走了。

 

爆豪胜己心想,我他妈这不是做到了吗,又没胁迫又没逼迫的,以情说理,还亲自教人演戏,赶着灯笼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幼驯染。

那些黑粉说他一看就是十级渣男。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正能量的偶像形象更加光明伟岸,只想狠狠打那些营销号的脸。

 

33

绿谷出久刷了牙,心情还是有点儿难以言说的复杂。今晚听到小胜亲口承认他跟轰君的关系,绿谷出久觉得自己身为CP粉都可以立刻原地爆炸毕业了。

可就是有点复杂,无论是对于爆豪胜己还是轰焦冻。

绿谷出久自我安慰,也许看着每一个女儿出嫁的老父亲都是这种心情,心有点失落不得安宁。爆豪胜己跟轰焦冻通过他牵线搭桥,千里一线牵,浑然不知自己又又制造了一大窜误会。

一个不成熟的念头骤然出现在脑海。

 

第二天爆豪胜己一早起床,走到客厅看见绿谷出久还趴在沙发上看剧本,盯着两个黑眼圈,脸蛋儿发白,看着想被翻来覆去折腾一晚上一样,看得爆豪胜己的心有点躁。

绿谷出久看见他,圆圆的脸蛋上露出笑,一张脸清秀可爱,眼神明亮,除去好感的滤镜,他跟爆豪胜己这十多年身边的人没什么不同,但又不可替代,丝毫不同。

爆豪胜己嘴角牵动了一下,靠在客厅的墙边,两条长腿搭在地上,突然在想绿谷自从重新见他后,每次见到他都乐呵呵的,不知道在傻乐什么。

虽然几乎每次都有那个轰焦冻。当时在电影院时爆豪胜己在惊愕,绿谷出久看电影怎么还带着他,可后来仔细琢磨,心想再怎么样还不是来看自己的电影。

自己主演的大电影。

当时绿谷出久还说见着他出现就很开心,爆豪胜己还琢磨透,废久见他不逃就好,那么久没见什么时候成这样了。爆豪胜己盯着他脸上的笑,想到跟昨天说演戏介意轰焦冻的话。

一个奇奇怪怪的新想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冲破云雾拨开迷雾得见光明,让爆豪胜己刚平静下来的心快速跳动了一下。

“小胜,”绿谷出久有点紧张地说,“我觉得你教我时间不太够……”

“嗯?”爆豪胜己抬头看他。

绿谷出久转头跟他对视了一秒,快速移开了,耳根发红,小声说,“要不你经常来我剧组看看……?”

绿谷出久倒不是真想着让他来教,吻戏他俩都是零起步,指不准谁教谁,他也不过是找个理由,让爆豪胜己多见见轰焦冻,不要再绕来绕去别扭来别扭去的。

爆豪胜己胸口一紧,“废久你真这么想?”

绿谷出久点点头,见爆豪胜己那副尽力隐藏下的高兴劲,也不禁被他感染,眼角染上笑,神神秘秘地说,“这样你就可以多见见喜欢的人了。”

爆豪胜己那一刻,什么电视机的告白尴尬事再也不怪废久了。

什么刷票200万结果还是被淘汰的愤怒也消失了。

什么三场吻戏也不嫉妒那个半边脸的家伙了。

沉浸在木头开窍的感天动地中,胸腔一片滚烫。

爆豪胜己定了定,满不在乎地回他:“行,说话算数。”

 

34

绿谷出久走后,爆豪胜己难得有兴致刷首页,找绿谷出久的关键字为他反黑。

出乎意料绿谷出久的路人缘意外地好,首页上多出了很多安利,爆豪胜己看了眼,难得耐心地回复了一条。

【富士荞麦面:绿谷出久新剧,大家可以看看】

【银座地狱拉面:喂,你这样不行啊,要带关键字,还有空行的,要像这样,#绿谷出久# #新剧#,还要附图,这样才能有数据好吧?】

【富士荞麦面:最近才用这个软件,不是很懂】

【富士荞麦面:#绿谷出久# #新剧# 请大家多多关注新剧/(图片链接)】

 

说完对方配了个绿谷在剧组的照片,看视角是私人拍摄,绿谷并不知情,爆豪胜己也没见过。

【银座地狱拉面:你在他剧组?】

【富士荞麦面:是,我是剧组工作人员。你配图那些照片是哪来的?】

【银座地狱拉面:噢。我是他以前身边的朋友,留了很多旧照片。】

【富士荞麦面:你是他粉丝?】

【银座地狱拉面:是,你也是?】

【富士荞麦面:恩,我想要他之前的照片】

【银座地狱拉面:拿他在剧组的照片换?】

 

对方说可以。秉承着一贯“喜欢绿谷出久的人没有坏人”,爆豪胜己难得收起在网上怼人的戾气,愉快地跟对方互fo,达成了可持续发展的交换情谊。

爆豪胜己身为绿谷出久的头粉,头一次在网上单独认识了绿谷出久的其他粉丝。

但是构不成威胁,他爆豪胜己才是响当当的绿谷出久全球头粉。

 

35

绿谷出久回到了剧组,这才是真正忙碌起来。

整个剧组大箱小箱搬来搬去,每个人像个陀螺似得转个不停。

丽日看见他赶紧跑过来,“你终于来啦。”

绿谷出久连忙点头,“是,有什么我可以帮忙吗?”

丽日看了他一看,视线往一个角落投去,绿谷出久一眼就看见人来人往的人群中单独坐着低头看剧本的轰焦冻。就跟他第一次来到剧组那样,轰在那坐着,安安静静地,整个人跟忙碌的剧组有些格格不入。

“要不小久你去跟他对一对戏吧?”丽日说。

绿谷出久又想起第一次见面地那点儿不愉快,心忐忑难安地走近他。轰焦冻比绿谷出久跟爆豪胜己年龄还要略小一点,正值还可成长的时期,绿谷出久觉得几天没见他又稍显微妙地不同。

他此时低着头微眯双眼盯着他自己快要落灰的剧本,眼窝深邃鼻梁高挺,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他线条优美的下颚线没入衣领,介于少年及成年的模糊感。

直到很近了,绿谷出久才鼓足勇气开口,“轰君,我来跟你……”

“你看剧本了?”轰焦冻抬头问他。

“啊,恩!”

“要提前对一对吗,绿谷?”轰问他,脸上依旧平平淡淡地看不出他什么感情。

绿谷出久不知怎的,那么厚的剧本里,台词又那么多,结果脑子想到的只剩下那三场吻戏,慌慌张张地摇头又点头,犹豫脑子晕乎乎,赶忙拿两只手捂着嘴唇,说可以。

绿谷:“……”

绿谷出久只想删档重来,尴尬的要命。

沉默半响后,轰焦冻侧着头看他,站起身,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剧本轻轻放在桌子上,站在绿谷出久的身前,身高压他一头,绿谷出久抬头看他能看见他纤长的睫毛,不禁想轰焦冻果然是老天爷赏饭吃。

“之后多多指教了,绿谷。”

绿谷出久捏紧了自己的剧本。

————————tbc——————

埋了第三条隐线。很期待【银座地狱拉面】跟【富士山荞麦面】两大绿谷出久头粉线下面基的场面,留着后面搞事哈哈哈。

大家晚安。

评论(51)
热度(1350)

© 南槐子 | Powered by LOFTER